二十章 剑云天

青阳镇,剑家。

  此刻,剑家大门来了一个陌生人,年龄十四岁左右,面上带着银色面具,白发飘飘,身上的白袍无风自动,其左臂露出一个空荡荡的衣袖。

  剑臣站在剑家大门口,观赏其风景,虽然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但从小长大的地方,有股熟悉之意。

  门口有四棵门槐,两只巨大的石狮子分别于一左一右,朱红色的大门透露着古韵,一块牌匾勾画着“剑府”两个大字。

  剑臣迈步走上台阶,两名身体强壮的护卫大喝一声:“站住,这里是青阳镇剑家,来此地究竟有何要事。”

  “我找剑云天,名字就不多说了。”剑臣有点纳闷,几年没回来,这些护卫早就换一批人,根本不认识。

  “好大的胆子,居然直呼家主的名字,我现在就去禀报大长老,拿你是问。”

  其中一名护卫迅速跑回府邸,而另外一名凶神恶煞般看着剑臣。

  “剑家大长老。”

  剑臣心中暗想,他们不去禀报家主,却告知大长老,难道其中有什么隐蔽或者阴谋。

  很快,那个护卫带了一个人出来,正是拍卖会上的剑慕云。

  剑慕云打量几眼剑臣,面色温和说:“不知兄台找剑云天何事,在下可以帮你引荐引荐。”

  剑臣心中隐弱觉得剑家有大事发生,剑慕云竟然当着众人的脸叫剑云天,不应该是称呼剑家家主,压下心中的疑问,客气回复道:“堂哥,我是你堂弟剑臣。”

  “怎么可能,我记得我堂弟在诸神剑派几年没有突破武者,所以不回来。而且你的外形不一样。就算是我堂弟,你有什么证明。”剑慕云露出质问的眼神,紧盯着剑臣的脸庞。

  剑臣思索许久,回过神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堂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夜春院的玉瑶,那时候你天天偷看她洗澡,每次被她抓住的时候,都是我叫大长老去救你回来的,而且我还记得,你长大之后说要娶她的。”

  “还有,我们每次偷偷约燕家小丫头燕凡出来玩,你每次都欺负她,搞地我跟你狠狠打起来,结果你被我打的哭鼻子。”

  ……

  “停,不用再说了,我相信你就是我的堂弟剑臣。”

  剑慕云打住剑臣的语言,要是在说下去,估计穿什么裤子都被他爆出来,心中极其愤怒,正所谓揭人不揭伤疤,却没想到这废物竟在别人面前胡说,有股掐死他的感觉,却又想不透他为什么回来,莫非被人打断了手臂,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才没脸呆在诸神剑派。

  剑慕云想到这,心情开朗说道:“堂弟,在诸神剑派这么久,不会是学艺有成,准备接管剑家?”

  “剑家,没兴趣,我只是顺路来这里看看的。”剑臣摊摊手,毫不在意道。

  前世是武王强者,住琉璃宫殿,吃山珍海味,三阶级别酆妖兽才符合胃口,生活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一个小小的剑家不足一提。

  剑慕云却不以为言,顺路回来,骗人吧,估计被逐出诸神剑派,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既然堂弟这难得回来一次,定要多住一些时日,我还准备让你多多指点我的修为。

  “好的,隔日有空一定教导堂哥几招,由于刚刚回来,先去找我爹先。”剑臣迈步离开,朝着正房走去。

  看着剑臣离开的背影,剑慕云冷笑一声:“哼,废物,还想指点我,到时候我在把你另外一只手打断,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

  正房是家主会客和居住的地方,剑臣来到正房侧边一间卧室,轻轻敲一下门。

  “谁啊,请进。”里面传来浑厚的声音

  “咯吱!”

  剑臣推门而入,只见一名三十左右的中年人坐在檀木椅上,衣服是淡青色的上好丝绸,身体微微佝偻,经过岁月的洗磨,他的脸上流落沧桑之意,露出和蔼的眼神。

  这正是剑家家主剑云天,也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剑臣感觉有一股血脉相连之意。

  “爹,我回来了。”

  “嗯,你是谁?”

  剑云天露出一丝疑惑,思索许久,说道:“你是我儿剑臣?”

  “是的爹,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嗯,为什么你的手和头发变成这些,是谁害成这样的,就算我拼出性命也要为我儿复仇。”剑凌天神色一怒,呈现威严不凡之意。

  剑臣心中一暖,记得这具身体是剑云天一手凑大的,每次谁敢欺负他,第一时间跑出去狠狠教训敌人,从未问过理由。

  有一次,剑臣问他,“为什么。”

  剑云天霸气回答,“我相信我自己儿子。

  从那以后,剑臣不在主动欺负人,因为他不想让爹失望。

  岁月无情,曾经腰挺背直,霸气外漏的父亲,却变成履弱男子,从他的发丝中,隐若可见几根白发,他不在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他还是爱子如命的父亲,剑臣眼睛微微发红,心中真正认可剑凌天。

  爹,没事,我的事情自己解决。”

  “好,做为我剑云天的儿子就应该这样,有仇报仇,但不能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剑云天一脸欣慰,继续说道:“你的伤势我就不过问了!就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什么时候能给我抱个孙子。”

  “喜欢的姑娘!”

  剑臣愣了愣,好像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至于夜倾城,那个女人这么势利眼,说不定剑家被他搬空。而那个女杀手,无情无义,而且下手极重,跟她在一起,传宗接待的命根子可能保不住。

  “臣儿,你发什么愣啊!喜欢的姑娘就去追,追不动就算抢,也要抢回来做我的儿媳妇。”

  一说到儿媳妇这件事,剑云天霸气尽显,声音和蔼道:“从小跟你一起长大那个小丫头,这几年都来我们家打听你的消息,我看她挺喜欢你的,要不去看看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