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章 伊人燕凡

翌日,剑府热闹非凡,一片喜庆盈盈的场面。

  铛铛铛~!

  沉重的巨钟发出三声啸响,震惊周围数百里,无数人议论道:

  “今日剑府怎会这么浓重,莫非是有什么大人物登门拜访。”

  “哎,你想错了,是诸神剑派弟子剑臣回归,剑府才会热闹非凡。”

  “嘶,听说诸神剑派是雪月王国一大帮派,其中有武王强者,那剑臣不会修炼有成,风光无限地回家族。”

  “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听说剑臣断了一条手臂,境界修为未知,但他也是剑家家主之子,数年未归,自当要浓重一点!”

  ……

  剑云天任职剑府家主,必然要迎接一些重要的强者,许多人不请自来,身为青阳镇两大家族之一,有一丝风吹草动亦是惊天大事。

  “报,燕家家主燕无双携带燕青同燕凡来袭。”一名护卫急促跑上来,恭敬说道。

  剑云天听闻,挥挥手,示意护卫退下去,说道:“各位,我要出去接代燕家家主燕无双,失陪一下。”

  话音刚落,不等众人多言,剑云天径直走出大厅,朝着通道走去。

  大门外伫立三道身影,为首的穿着墨色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深邃有神,头发以玉簪束起。

  他就是燕无双,看见剑云天走来,脸上不怒自威,说道:“云天兄,你儿子回来,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派人通知一二,非要我厚着脸皮过来,真是不够义气。”

  剑云天一脸尴尬,恢复正色,笑了笑,“不好意思,无双兄,由于今天太多贵客,怠慢之罪请不要放在心上。”

  由于剑家和燕家为青阳镇两大家族,生意上经常有来往,相互扶持,两位家主以兄弟相称。

  而这时站在燕无双后面的少女,跑出来抓着剑云天的衣袖,声音甜美说道:“云天伯父,剑臣哥哥真的回来了么,为什么没有看见他?”

  “嗯,剑臣或许在后花园,你要不去找找。”剑云天和蔼道。

  少女闻言,露出绝美可爱的笑容,“那爹和伯父慢慢聊,我去找剑臣哥哥了。”

  话音刚落,少女不顾众人的眼神,兴高采烈般朝着后花园走去。

  燕无双无奈地笑一笑,转过头来对着身后的少年说道:“燕青,你自己去玩,我跟云天伯父还有事情要聊!”

  ……

  剑臣侧身躺在床上,光着膀子,只露出一条裤衩,右手紧紧抓住黄棉被,由于昨晚精神力释放过多,修炼突破的痛苦,令他全身带来困乏感,盖在身上的被子,有股淡淡的麝香味,还带一丝处子之香,闻上去越睡越困。

  “咯叽!”

  小门轻轻打开,燕凡可爱的身影缓慢移动着,丝毫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看见剑臣光着裤衩,俏脸微微一红,带着娇羞之意上前,轻轻挪动软被,清澈透明的瞳孔见其脸上带着面具时,黛眉微微皱了皱,心中有股莫名其妙,怎么睡觉也带着面具。

  与此同时,不经意间移动帛被,一条空荡荡的手臂悄然露出来,恍若隔世般的画面呈现,燕凡玉手停隔悬空,双眼微红,因心中不愿惊醒意中人,止住泪珠坠落,显得楚楚可怜之意。

  剑臣浑然不知,梦中,感受到熟悉的麝香味越来越重,深深呼吸一口气,露出回味无穷的神态。

  燕凡娇躯侧身躺在剑臣旁边,看着他神态安详的脸,俏手轻轻摘下他的银色面具,一张清秀的脸,却带着坚毅的沧桑之意,露出男人该有的成熟感,他才十四岁而已,芳心瞬间被融化,化为母爱抱着剑臣,只想静静的陪着他。

  感受身上传来的温柔感,剑臣睁开乏眸,一张面容平静而安详的俏脸映入眼底,她显得冰清玉洁,目光清澈见底,善良温柔,如九天玄女降落身边,不可多得。

  剑臣不由看呆了,眼神如痴如醉,从其睫毛中发现湿润之意。

  “莫非她哭过,为谁而哭,难道是为了我。”

  剑臣心中暗想,心中一股负罪感诞生,怎么可以让她如此伤心,暗暗发誓,此生就算拼了这条狗命也得护她一生安漾。

  剑臣感受到胸膛的柔软感,身体与她紧紧贴住,中间相隔薄薄地衣衫,依然可见若隐若现的酥胸,浓郁的芬香扑鼻而来,体内血液顿时压制不住,伸出双指摁一下鼻子,一股血腥味散发而出。

  “你是谁?”

  剑臣莫名其妙说出一句话,感觉非常尴尬,心中想要离开此地。

  女子月眉紧皱,露出些少失望,睁大清澈透明的瞳孔盯着剑臣,说道:“剑臣哥哥,我是燕凡,难道你忘记我了?”

  “燕凡!”剑臣紧念一下,仿佛想到什么,双手掀开被子,身体化为一道影子朝着外面疾驰奔逃。

  “剑臣哥哥,你等等啊……!”

  后面传来燕凡的声音,剑臣脚步跑的更快,剑云天和燕无双正在大厅闲聊,他身形疾速从旁边侧身而过,留下一道风声。

  剑云天见状,大喝一声:“谁大白天在剑府大厅外练功?”

  燕无双安慰道:“你们剑家子弟也太勤奋了!要是燕家弟子有一半的努力,那就谢天谢地了!”

  剑臣一路跑出剑府,朝着大街冲去,一路上不知撞倒多少物品,引得众人叫骂连连。

  “是那个疯子,大白天乱跑乱撞,把我狗爷的臭豆腐也撞倒,看来今天是准备饿肚子了,气煞我也。”

  “哎哟,好疼,我肚子里面的孩子,被他碰一下,羊水破啦,要生了,谁能帮帮我。”

  “那个狗日的,敢撞倒我黑山三大王,不找几个兄弟弄死他,我就做他孙子。”

  ……

  剑臣一路跑到城门外,停住了脚步,退去脸上的红晕之色,心里呐呐道:“为什么会怕她,我可是死过一次的人,怎会怕燕凡小丫头。”

  其实燕凡跟剑臣是青梅竹马的玩伴,两小无猜,幼时两人常伴一起,并没什么男女之分。

  但昔日剑臣早已死去,如今的剑臣从未跟女人和衣而睡,才会显得尴尬。

  周围男子双眼注视着剑臣,宛如看白痴般嬉笑连连,异性露出害羞之意,纷纷捂着脸,不敢直视。

  “遭了,刚才就穿一条裤衩出来,难怪他们会这样怪异,”剑臣回过神来,立马从神龙戒取出一套衣服披上,随即离开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