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踏着五彩神剑娶我

由于今天剑府来的人比较多,酒宴在中午摆满完席,各种山珍海味,妖兽灵肉,灵汁灵酒摆放上台,众人惊叹剑府的豪华,最后坐不下大厅只能移至练武场。

  练武场是剑家之人练武的地方,中间设置一个巨大的擂台,众人围着四周而坐,中间适合传菜,前门台阶最高之上,摆着一围桌子,但能坐下去的只有三人。

  剑云天和燕无双移至上首,大长老陪同,就连剑慕云和燕青也只能在下面陪着众人一起吃喝。

  “今日大家能够来这里,让我剑府蓬荜生辉,现在酒宴开始,大家随便吃喝玩乐,尽情的玩耍。”剑云天神情豪爽,一脸高兴说道。

  “剑家家主客气,我等不请自来,打扰啦。”

  众人不在多言,早已按耐不住双手了,山珍海味香味浓郁,纷纷伸出筷子,你争我夺,饭盘子很快见底。

  这时,廖老沙哑的声音响起,说道:“既然这场宴席是为令公子而举办,那自然要看到他本人,不知为何到如今还未出现。”

  众人听闻,一片嘈杂的议论声响起起。

  剑云天见状,双手压下,说道:“大家要见小儿,那我现在就派人请他过来,先耐心等候。”

  燕凡姗姗来迟,走到剑云天跟前,声音带着一丝急促说道:“伯父,剑臣哥哥不知跑那里去了!”

  剑云天眉头微皱,立即吩咐下人前去寻找剑臣。

  由于声音极小,众人不知原因,燕无双和大长老却听的明明白白,露出不同的心思,大长老却对着剑慕云使脸色,示意他做一些事情。

  剑慕云心领神会,迈步上前,身子微微弯腰,风度翩翩说道:“燕家主,在下跟燕凡还有剑臣相伴长大,对燕凡爱慕之深,这次堂弟能回来做个见证,我希望燕家主能同意我跟燕凡携手到老。”

  周围女子露出失望之色,剑慕云乃是青阳镇最帅之人,如今有了心上人,不知多少女子芳心破碎。

  燕无双深思熟虑,剑家虽然是剑云天做家主,但其修为低于大长老一级,如何能掌管大事,随后把问题抛向燕凡道:“丫头,你觉得如何?”

  燕凡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慕云哥哥,我从来不喜欢你,只喜欢剑臣,请你不要逼我好么!”

  “哼,你看上他什么,剑臣怎会比的上我,而且断了一条手臂,终生残疾。”

  剑慕云脸色微微阴沉,若是自己愿意,不知道多少女子深夜守候,一声令下能建造三千后官,如今却被人拒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周围强者感觉剑慕云说的有些过了,但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没人语言讨伐他,就连剑云天也一脸尴尬,身为长辈,难道跟一个小辈争吵,成何体统。

  燕凡清澈的眼神中,瞪出一丝愤怒,压下火气,朝着剑慕云反驳道:“我的男人,他日穿着一袭白衣,一双紫金靴踏着五彩神剑,带着我远走高飞,但那个人绝对不是你。”

  这句话并不是燕凡临时想起的,而是小时候剑臣经常对她所说的话,所以她鼓起勇气当着众人的脸说出来。

  飞行必须要达到武灵境界,才能御气飞行,整个青阳镇都没有武灵境界的强者,众人感觉燕凡说着笑话了。

  剑慕云说道:“呵呵,御剑飞行,别逗了,御剑术极其稀少,至于剑臣,我不相信他有御剑术。”

  “是吗,你抬头看天上!”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望向空中,只见一个断臂少年踏着火红色的剑,身体站立于剑身,双脚穿着流云靴,一袭白衣,犹如绝世强者一样,缓慢降临于练武场,脸带微笑看着众人。

  当看清楚其脸目之后,这不是剑臣还能有谁。

  由于剑臣光着身子出去,不敢往回走,一路上可是很多人见过他的,只能跑到别的地方,练习御剑术,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稳站于剑上,号令殇泪剑飞行。

  本想御剑到附近,徒步走回,却看见剑慕云欺负燕凡,他暗暗发过誓,绝对不能让人欺负她,做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有担当,护该护之人,杀该杀之人。

  “这不是珍宝阁拍卖会上的越火剑,怎么在他身上,莫非他是那天包厢的神秘人。”

  “嗯,越火剑是什么,很值钱么?”

  “越火剑当时要二十万下品灵石,他那对靴子也要几万,两件宝物相加,相当于花了三十多万下品灵石。”

  众人眼神火冒精光,剑臣竟然有几十万下品灵石,简直打破他们的感官。

  一众女子对着剑臣暗发秋波,就算剑慕云长的帅,也有一个度,看多了也会讨厌。而金钱却不会,只有无穷无尽的贪婪,剑臣虽然断一只手,长的也不算差,而且有钱,有实力,有家势,简直就是择偶的标准。

  剑臣眼神凌厉盯着剑慕云,没想到此人跟大长老一样,属于阴险狡诈之辈,父亲和燕无双不是相交甚好,肯定会被这两父子害了。

  剑慕云心虚,立即低下头,随后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阴冷说道:“装神弄鬼,不就学会了御剑术,那又如何,有胆子跟我比试一番么?”

  话音刚落,全场沸动,无数道双眼注视着剑臣,期待之意尽显众人的脸庞。

  剑臣声音冷淡,一字一句说道:“我…同…意!”

  剑臣不是怕打不过剑慕云,要是等下出手太重,造成大长老翻脸无情,狗急跳墙之下造反,剑云天难以对抗,至于燕无双不知可否会出手,心中有股渴望力量的想法。

  燕凡娇躯径直走到剑臣面前,轻轻拥抱他的身体,犹如妻子般伸出白皙如玉的双手,帮他打理一下衣裳道:“小心点,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