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 煞气爆发

雨下越大,打湿燕凡娇躯,她的眼神安详宁静,嘴里翘起微笑,仿若能为了喜欢之人而死,此生足矣,她身体越来越冰冷,宛若沉睡中的冰雪女皇。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看着喜欢的人消失天地间,无能为力。

  剑臣抱着燕凡寒冷的身体,越来越愤怒,身体逐渐升起一股冰冷的煞气,瞳孔中呈现暗红色,脸上宛若杀神般狰狞无比。

  “轰!”

  由于剑臣长时间积累的煞气越来越多,此刻终于压制不住,一股阴冷之意化为猛烈的气浪,从体内涌现溢出,向着周围席卷而去。

  这一刻,伴随着煞气入体,青阳镇无数人感觉身体冰冷,只要修为低于武师境界,都会莫名其妙失去身体的掌控,眼神瞬间露出嗜血的目光,一道道掌力拍向自己身边人,就连家里养的禽兽,浑身升起暗红色的气息,破开笼子,朝着天空上飞走。

  很多武师境界的强者,全力施展灵魂之力抵抗这股煞气,剑云天由于是剑臣的父亲,身体有点略微冰冷的感觉。

  剑云天思索连连,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弄醒剑臣,不然青阳镇之人吸收大量的煞气,届时将会走火入魔。

  能让剑臣清醒只有三种方法,第一燕凡复生叫醒他,但这绝不可能,天下间在也没有和剑臣相似之人。

  第二靠他自己醒过来,不过,按这趋势他不走火入魔已属不易,毫无指望可言。

  第三种方法就是神魂之力跟他沟通,可武者境界没有灵魂之力,强行沟通,承受不了武师境界的力量,将会变成白痴,剑云天露出艰难的选择,咬紧牙关,变成白痴也比杀人恶魔还强。

  剑云天相当这,立即盘腿而坐,控制少量的神魂之力,传入剑臣的脑海里。

  不久后,一股反抗之力吞噬而来,显然是剑云天的魂力,被剑臣源源不断吸收。

  “噗!”

  剑云天面色苍白,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液,心中暗暗吃惊,他怎会吸收我的魂力,莫非他武者境界有了神魂之力,而且还比自己强大无数倍。

  剑云天心中暗暗决定,就算剑臣吸收自身魂力,也要把他救回来。

  这一次,剑云天释放大量的神魂之力,融入剑臣脑海中,他的魂力不在吸收,开始自主排斥,想把自身的魂力驱逐出体。

  剑云天苍白的脸色露出一抹笑容,只要得到剑臣的魂力认可,就能相互沟通,立即收回心神,两道神魂之力相撞无数次,终于在坚持不懈的情况下,融合在一起。

  只见剑臣的心神化为一个小人儿,失魂落魄,根本不知身体的情况,就算他知道,也不会理睬。

  剑云天声音通过神魂之力传入他的心神,说道:“臣儿,你这样失魂落魄有什么用,难道燕凡就可以复活了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强起来,我听说修为达到武神之后,还有强大的境界和神通,挥手间复活死人。”

  剑臣听闻,口中紧紧念着复活,重生四个字,“既然我能重生三百年,那为什么燕凡不行,就算不行,我也要等她一世,一世不行等她万世。”

  没有强大的实力,何谈复活,若是不能复活,没有长久的寿命和强大的实力,何谈等他千百世或者走出雪月王国,这一刻,剑臣比以前更渴望强大的力量,一颗强者之心正在稳稳壮大。

  逐渐恢复身体的掌控能力,却发现修为突破了武者四级初期,而伊人却沉睡不醒。

  由于周围的人没有剑臣的煞气供应,随后恢复现状,但由于身体被煞气霸占太久,众人纷纷到底而睡,露出一片浪迹的场面。

  燕无双睁开双眼,问道:“刚才怎么回事,你们有没感觉到强大的煞气,为什么现在消失了。”

  “我也感觉到了,可能有魔族强者在青阳镇吧!”剑云天解释道。

  此刻绝对不能说实话,要不然被人知道剑臣体内煞气冲天,绝对会被人围而杀之。

  剑臣抱起燕凡的身子,对着剑无双说道:“伯父,我想帮燕凡取出飞镖和长剑,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

  燕无双闻言,眼神极其愤怒,说道:“我女儿为你而死,你现在还让他不得安息,到底是何居心,亏我女儿这么喜欢你,等你足足几年,却等来的是死亡,还有你的无情。”

  一般来说,死者的尸体需要家属安葬,绝对不能被外人带走,不然终生不得安息,而剑臣跟燕凡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能算青梅足马,所以燕无双才极其愤怒。

  “我知道,所以我愿意对她负责,不管你同不同意,过几天我会派人到你府上下聘书,定好时辰跟燕凡拜堂成亲,伴其终生。”剑臣认真对着燕无双说道

  “罢了,她都愿意为你而死,我也不难为你这份深情厚谊,你把她带走吧,记得好好照顾她的身体。”

  剑臣不在多言,抱起燕凡在众人的眼神下,缓慢走回后花园的小屋,轻轻放落床上。

  看着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干涸了,凝聚在其伤口周围,而长剑和飞镖还未取出来,要是取出来,绝对会在流失大量的鲜血,只能无奈,为其治疗伤势先。

  从神龙戒取出疗伤丹药,放入口中轻轻嚼碎,双手张开她的小嘴,低下头两嘴触碰,从她的嘴唇传来冰冷之意,不在多想,口中的疗伤药散发浓郁的药香味,流落她的喉咙。

  随后,又拿出其它疗伤丹药,轻轻磨成粉散落于伤口之上,伤势正在缓慢恢复,但其速度实在慢之又慢,毕竟人体都会有自动修复伤势能力,而器官已停止运行,丹药只能有一点点效果,除非是逆天的丹药,活死人生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