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疗伤突破

“逆天的丹药!”

  剑臣呐呐的念几下,随即恍然大悟,神龙内有五阶灵药和武神血。

  剑臣想到这,连忙拿出五阶疗伤药草,摘下一片叶子,太多了绝对不行,其体内的经脉承受不住,毕竟她可是普通人,轻轻嚼碎,两片嘴唇柔软触碰,化为磅礴的药力流落燕凡腹中,只见伤口以肉眼可见,正在恢复中。

  在摘下一片叶子,用真气揉成粉未,迅速拔下长剑,手掌按在伤口上,很快生出白皙如玉的皮肤,而头上的飞镖也一模一样取下来。

  “咦,这飞镖怎么跟那个女杀手的一模一样。”

  只见一炳飞镖长一指,宽半指,周身锋利无比,正是暗影阁女杀手的独门飞镖。

  剑臣心中极其愤怒,那个女杀手从坊市到夜春院一路追杀自己,要不是碰上烟晕散,说不定死于其毒手,却没有对她做错什么出格的事情,更没想到这次又暗杀自己,造成躲闪不避,看着心爱的女人死于非命。

  “下次一定要辣手摧花,管她什么女人!”

  剑臣暗暗决定,这次剑慕云和大长老还有女杀手,不管天涯海角,定要亲手手刃其性命,才能泄心中之愤怒。

  继续检查燕凡的身体,伤口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探测灵魂时,却发现少了天魂和地魂。

  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少一阴一阳,除非逆天改命,才能把她救回来,而要逆天改命,必须找到天魂和地魂,还要找逆天改命的神物,才能复活燕凡的性命。

  剑臣眉头紧皱,天魂和地魂属于虚无缥缈的存在,脱离身体之后,它们都会有自己的灵性,化为有生命的物体或者重生为人,而逆天神物可遇不可求的,在武神大陆凤毛麟角,看来只能碰运气了。

  剑臣随后从神龙戒拿出武神血,一滴如玉质般的鲜血躺在瓶子,这就是武神血,可以增加修为和生死人治白骨。

  武神血是为了保存燕凡的身体,她的体质堪比凡人,手无缚鸡之力,不增强肉身,迟早化为一具白骨,剑臣轻轻拧开盖子,一股恐怖的威压散发而出,这就是前世剑沧澜的精血,血液分离百分之一,犹如灰尘般大小。

  真气包裹着分离的武神血,缓慢的放入她口中,顺着喉咙落入丹田,武神血顿时化为磅礴的力量,在她体内肆意乱撞。

  剑臣见状,全身真气释放疏通燕凡体内,保护她的四肢百骸身体,武神血的力量瞬间得到压制,缓慢锻炼经脉,增强体质,燕凡身上的皮肤,变成吹弹可破的冰肌玉肤,宛若绝世女子般冷艳高贵。

  “轰隆!”

  武神血太过强大,化为磅礴的灵气冲入燕凡丹田,修为在节节提升。

  武徒一级

  武徒二级

  ……

  武者一级

  顺利突破武者一级,然而气势还未停止,武者一级在向上提升。

  武者二级

  武者三级

  武师四级

  燕凡的境界最终停留在武师五级,气息隐若擦觉到恐怖的威压,可见武神血的厉害之处。

  剑臣隐隐有些妒忌,前世他也没有提升那么快,燕凡在不会修炼的情况下,一口气突破到武师五级,简直机缘逆天。

  但剑臣可不敢服用,由于燕凡体内伤势严重,武神血恢复之后锻炼体质,残于的力量化为修为。

  鲜血本就是剑臣父亲的,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才听他的掌控,别人早已被武神血强大的力量爆体而亡,正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强求不得。

  剑臣注视伊人吹破可破的脸颊,心若绞痛,眼神望了望周围摆放整齐的物品,原来这几年,燕凡都在帮他打理房间,难怪被子会有她身上的香味。

  想起四年前,这小丫头每次都问自己,说:“剑臣哥哥,你的房间的东西,为什么摆放这么整齐。”

  “嗯,爹爹跟我说过,娘妻不喜欢乱糟糟的样子,叫我好好做个乖儿子,打理好自己的房间,还要打扮帅气一点,娘亲才会喜欢的。”

  “剑臣哥哥,你这样做很辛苦,以后小丫头我帮你,一定让你的娘亲喜欢你,不会在离你而去。”

  “小丫头,那样被我娘亲知道了,一定会怪我的,虽然你跟我玩的很好,可毕竟不是我自己亲手弄的。”

  “没事,你的娘亲就是我的娘亲,长大了我要嫁给剑臣哥哥做媳妇,不离不弃,你娘就不会说什么了。”

  虽然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但记忆早已经融合一起,那些美好的回忆是属于剑臣的,毫无陌生之意。

  这一夜,剑臣睡的很安静,因为他知道,以后在也不能睡的这么死,他拥有自己的使命,不在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不在是为了复仇而活的工具,从此多了一个牵绊,因为他即将要结婚了,成为她的新郎。

  这一夜,由于很多人中了煞气,青阳镇陷入无比安静的气氛中,极少人知道这一幕是剑臣引起的.

  天还蒙蒙亮,青阳镇的人终于醒过来,只感觉头脑有点痛,随后开始正常的生活。

  这一天,剑臣早早醒来,说好要去燕家定亲下聘礼,虽然有三十万左右的下品灵石,但燕家也是青阳镇赫赫有名的家族,送灵石太小气了,而五阶灵药送给他们,送太多也没有意义,至于剑府,里面值钱的东西早已经被大长老取走了不少,就算有也不能拿。

  要是被人知道剑臣如此精心准备东西,绝对被吓一跳,几十万灵石,五阶灵药这些在青阳镇,拿出来绝对震惊众人。

  其实剑臣在前世,这些东西只不过九牛一毛,真要拿出来当聘礼,被前世父亲知道,绝对暴打一顿,娶个媳妇就送灵石和灵药,岂不是丢我剑沧澜的脸。

  “对了,珍宝阁,既然能号称珍宝阁,那很定是有很多的宝物。”剑臣心中暗想,随后离开房间,朝着珍宝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