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地阶武器

剑臣再次来到珍宝阁,碰上昔日的护卫,他们不敢再阻挡,这次有白银会员卡,在加上把他们打一顿也能相安无事,而且独臂的象征显露出来,一路畅通无阻般走上二楼。

  “欢迎剑家大少爷光临本阁,不知需要购买什么,奴家一定知无不言哦!”紫嫣一身紫色裙子,扭动着水蛇腰走过来,对着剑臣发出媚眼,声音甜美道。

  剑家大少爷在前几天,早就传遍到青阳镇家家户户,就算刚认识字的小孩,都知道剑臣是断臂之人,而珍宝阁家大业大,连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那也没有继续开下去的理由了。

  “紫嫣姑娘,这次我是购买珍贵宝物,不知可否推荐一二!”

  紫嫣纤细白嫩的手搭在剑臣肩膀,红唇轻轻埋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珍宝阁的宝物不都让你买光了么?至于其它哦,估计我看呐,你是瞧不上眼的,不如你看看我,算不算珍贵物品,一并买回去如何?”

  剑臣身体向右移一下,躲开紫嫣的魔手,神色严肃道:“嫣姐,请你放尊重点,我是来买东西的,并不是来买女人的。”

  紫嫣眼神略有不喜,黛眉微微皱起,冷哼一声:“哼,不懂风情的小伙子,别人还没有机会让我调戏了,你却到好,故意躲避我,说吧,你要购买什么?”

  剑臣静思一下,随后说道:“我要地阶武器,到底有没有?”

  “噗!”

  紫嫣心中有点讶异,轻笑一声,“我们就算有地阶下品武器,那也得需要无数灵石。”

  “像你这么说,那就是有了,多少灵石,你开个价吧!”剑臣可不相信堂堂一个珍宝阁没有地阶下品武器,分阁没有,总阁终会有吧!

  “我真有点怀疑你的身份,敢夸下海口,一点也不心疼灵石,我最多帮你搞地阶下品而已,不过灵石最少也要五百万下品灵石。”紫嫣娇躯一动不动,眨大眼睛看着剑臣,想从他眼神看出震惊的表情。

  然而,剑臣却平平淡淡说道:“五百下品灵石,可以,我出售和上次一样的五阶灵药十二棵,应该够了吧!”

  随后剑臣又说道:“需要多久地阶下品武器才能到手,如果可以的话,请尽快。”

  紫嫣一阵沉默,十二棵五阶灵药,那可是价值数百万下品灵石啊!

  “我要两炳地阶下品武器!”

  正当紫嫣无力吃惊的时候,剑臣再传来霸道的声音。

  “什么!”

  紫嫣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两炳地阶下品武器,那可要相当于整整一千万下品灵石啊!

  而剑臣却能拿出二十多棵五阶灵药,就算五阶丹药师也未必能拿出几棵,更遑论数十棵。

  “很多么?”

  剑臣摸摸脑袋,为什么想到买两炳,一柄准备送给剑云天,另外一柄做聘礼送给燕无双,要不是他们修为低,掌控不了强大的武器,说不定给他们弄天阶武器。

  紫嫣白了一眼剑臣,说道:“难道不多么,你真是够豪气,要不是看不上我,说不定我立马就去洗好身子,在床上等你随意处置。”

  随后紫嫣有说道:“至于你说要多少天才到,我估计,怎么也得三天吧!”

  ……

  离开了珍宝阁,剑臣身上有多了一张黄金会员卡,消费时可以打八点五折,不过神龙草却少了三十棵五阶疗伤灵药,换成一千三百五十万下品灵石,随后先付款九百万下品灵石,还有四百多万。

  至于为什么打九折,因为之前手上只有白银会员卡,刚刚到手的黄金会员卡不能生效。

  漫步无聊走在街上,随即找到一个客栈,独自斟酌美酒,心中的痛苦全部宣泄出来,到了武者境界,一般喝酒不易醉,已经开启丹田打通经脉,化为强大的真气,可以祛除酒力。

  由于时辰过早,客栈只有寥寥几人,而在角落却坐着一个简衣粗布的女子,正是暗灵。

  暗灵当日,本想趁着机会在发出一次飞镖,但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中隐隐做疼,担心他日后知道自己所做,心中产生不安之意。

  这些天,她一直跟踪剑臣,身上独门的隐匿气息,对他了如指掌。

  根据这两天的了解,她发现剑臣是真情之人,对于那天晚上,她心有疑虑,本想回去夜春院找玉瑶,可由于那天,她一时的愤怒,使用庞大的真气,把整整一座夜春院推倒,化为一座灰尘。

  而玉瑶早已带着一群青楼女子离开青阳镇,不知多少男子夜夜失眠,暗暗咒骂,到底是那个混蛋干的好事,居然搞的没有地方风流快活,只能干起隔壁老王,偷偷摸摸的事情。

  轻轻抚摸一下包裹,里面装着剑臣外门弟子的衣服,此刻,她有种想上去跟他对质当天晚上的事情,然后把衣服还给他。

  “掌柜的,我们黑山三大王来了,速度把这些人清理出去!”

  这时,一道粗狂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名身体强壮的大汉走入客栈,霸气吆喝,后面紧紧跟随着两人。

  闻言,客栈几人迅速而逃,只留下剑臣和暗灵,还有客栈内部的人。

  三人见状,微微发怒,本想朝着剑臣发火,可随后看见一身粗布简衣的暗灵,其中一人露出欲望,朝着暗灵走去,虽然穿着简陋,但她的身材和美貌依然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

  “小姑娘,我是黑山的山大王,看你穿着一般,不会是家里特别穷吧,不如做我的压寨夫人怎么样,包你吃喝不愁。”黑山三大王吞了吞口水,走近一看,越看越漂亮,顿时声音直接霸道,不答应估计得强抢。

  “滚,吵着我喝酒了。”剑臣轻喝一声,最看不惯这些欺男霸女的人。

  “什么,小子,你叫我黑山三大王滚,你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黑山的三大王……”

  “噗!”

  暗灵轻笑一声,声音带着嬉笑之意。

  黑山三大王脸色阴沉,随即上前一掌拍向剑臣的桌子,顿时化为四分五裂的木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