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成亲

十日后,青阳镇剑府。

  剑府全部人身穿红色衣服,一条长长地毡红毯,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大堂,各处小门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盈盈的场面。

  青阳镇有头有面的强者受邀而来,而不能来的可以在青阳镇随便一个客栈饭店,任吃任喝。

  当众人得知新娘死亡时,黯然落泪,双手合十,祝福剑臣一生安漾。

  剑臣为了筹办这个婚礼,从紫嫣震惊的眼神中,在取出二十棵五阶灵药,要不是珍宝阁信誉极好,不知有多少人追杀剑臣。

  剑臣一袭红衣加身,为了能让燕凡坐上花轿,特意从后花园叫来四名壮汉抬轿,两名女子把她打扮一番,一身凤凰喜袍的燕凡轻轻被抬上花轿,围着青阳镇转一圈,再返回剑府,显示特别尴尬的现状,不过剑臣却很兴奋,才能令人知道心中对她真挚的爱。

  “新娘子,到!”

  围着青阳镇跑一圈的桥夫大步横跨,红色的桥子落在威严不凡的大门。

  剑臣率先上前,双腿踏过红色地毯,从侍女手中接过燕凡白皙如玉的手,不顾众人怪异的眼光,双手抱起娇躯,一步一步迈入大堂。

  感受到燕凡冰冷的身子,剑臣身为堂堂七尺男儿,溢下两行泪珠,滴在新娘的盖头,流入白洁如霜的俏脸。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是对的!

  男人哭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静静睡着,也许,她永远不会醒过来,虽然天涯何处无芳草,但却没有第二个燕凡,因为她在心目中是独一无二,无人可替。

  周围客人黯然落泪,双手继续合十,祝福着剑臣和燕凡。

  伴随着剑臣的脚步踏入神圣的大堂,接下来就是拜堂成亲,结为秦晋之好。

  “一拜天地……”

  “等等!”

  剑臣喝住先生的叫喊,轻喝道:“我剑臣只拜父母不拜天,若天有灵,就不会让我们两人,变成如此的状况,我何必拜它。”

  周围的人见状,纷纷议论道:

  “这剑家大少爷结婚,居然不拜天地,是要对老天爷不敬,将会受到天道惩罚。”

  “我记得邻居隔壁老王,因没有一拜天地,造成夫妻相离,只能干起隔壁老王偷偷摸摸的事情。”

  “对啊,没有得到天地间的认可,岂能算真正的夫妻。”

  剑云天见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道:“既然我儿不愿意拜,那就算了!”

  先生听闻,轻轻走上前伏在剑云天耳朵,轻声问道:“不知下一环节是一拜父母,还是二拜父母?”

  剑云天思索一下,天地有灵,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不然怎会有修炼者的存在,转两圈眼神,示意先生继续喊。

  “二拜高堂!”

  剑臣弯腰低头拜双方的父母,而燕凡则需要人,帮其弯腰,正式完成这一步骤。

  燕无双接过剑臣的酒杯,感叹一声,“剑臣,以后燕凡将是你的妻子,希望能好好待她。

  “多谢岳父大人,小婿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剑臣回答道

  由于燕凡不能敬酒,只能剑臣代敬。

  剑云天接过酒,一口而干,咂咂嘴,“臣儿,你要是不能救活她,也不用回来见我了,除非你能抱个孙子回来,不然别想进家门。”

  不孝为三,无后为大,剑臣也谅解,以后的路可是很长远,不能陪在父亲身边,更没有流下一子一女,只能厚重给剑云天叩三个响头。

  “罢了,你以后记得多多回来看一下我,就心满意足了,不管什么事情,你都是我剑云天的儿子。”

  “夫妻对拜!”

  剑云天和燕无双轻轻对视一翻,露出微笑,只要过了这步骤,就是亲家了。

  随即,剑臣对视眼前的伊人,心甘情愿低头弯腰,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一生不离不弃,天涯海角也要寻其神物复活。

  “不好了,剑臣大少爷,新娘的头部和腰都是挺直的,根本按不下去。”扶着燕凡的侍女大惊失色道。

  “嗯!”

  剑臣闻言,轻轻嗯一声,抬起头只见新娘并没异样,神魂之力释放出去,原来,被大红布遮挡住的眼睛,流下晶莹剔透的泪珠。

  “燕凡哭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莫名其妙,露出疑惑之意,难道是老天有眼,让她回魂,跟他拜堂成亲,还是不愿嫁给剑臣。

  剑臣相信,燕凡绝对不是不想嫁给自己,命魄有灵,怕拖累自己,这就是他的燕凡,为意中人而死,死也要为剑臣考虑。

  如果剑臣还这么无情无义,连禽兽都不如。

  剑臣立即从神龙戒摸出越火剑,真气运转,剑尖向上,一道剑气穿透屋顶,朝着天空飞去,大喝道:“我剑臣对天发誓,生生世世只爱燕凡一人,若违背良心,道心破碎,剥皮抽筋,愿受万箭穿心之苦。”

  “轰隆!”

  一道雷霆劈碎剑气,化为闪电落在剑府的上空。

  誓言已成,修道之人若发誓,就要为其语言负责任,若不然,道心破碎。还要受到天地之间的惩罚。

  剑臣声音温柔,轻声望着燕凡说:“你看,我已经发了誓言,如果你不嫁给我,是想让我受穿心之痛,还是遭雷劈。

  “无耻之徒!”

  暗灵躲藏在人群中,听着剑臣发誓,心里受了极大的委屈,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她知道,心中已经喜欢上这个无耻之徒。

  “夫妻对拜!”

  先生在大喊一声,这一次,剑臣率先拜下去,众人的双眼却紧盯着燕凡,会不会跪拜。

  一秒

  二秒

  三秒

  众人数着时间,终于在十一秒的时候,侍女轻轻把她的腰和头按下去,一场亲事终于结束。

  这一刻,他们终于成为一对夫妻,虽然没有经过千辛万苦,可其中的悲伤大家都懂,只能静静的祝福他们,而这一故事却被青阳镇流传千古,成为一顿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