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家兄妹

一男一女,身穿诸神剑派外门弟子的衣服,两人十四五岁左右。

  男的英气潇洒,面目俊朗,手中抓着一条浅白色的长枪,枪身长三米,宽半指,枪托上飘荡着一条红色的领带,修为武者四级初期。

  女的眉目如画,玫瑰色嘴唇微微紧闭,露出楚楚可怜之色,让人想上去安慰一下的感觉,三千发丝犹如柳树一般飘荡在香肩,穿一双绣着牡丹和鸳鸯的鞋子,秀腿搭配上去,美感十足。双手持剑,修为达到武者三级后期巅峰。

  此女简直倾国倾城,似画仙,剑臣不由看多两眼,在前世能与此女相比的,个个惊艳天下,可此女并没有那种美艳的感觉,像邻居丫头一般好好爱护。

  “诸神剑派,莫非他们是外门前十弟子,夜飞扬和夜倾城!”看着他们身上穿外门弟子的衣服,剑臣已经认出他们是谁了。

  毕竟夜倾城是男弟子心中的女神。

  “嗨!小臣子,那个女的身材这么漂亮,虽然胸没有我的大,但屁股挺翘的,要不你收回去做压寨夫人!”剑灵玖公主的声音,从殇泪剑中传出。

  剑臣脑袋闪过四条黑线,神识回复道:“我的小公主,你能不能静一静啊!你说你的胸大,我怎么没看见,收回去做压寨夫人,你以为我是山大王啊!而且那个女的修为比我还高,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谁说我小了,只不过身体变回小时候的模样,我要是变回以前,绝对比她大,就怕你个色狼觊觎我的美色!”玖公主反驳说道。

  随后又说道:“你说你,作为我的主人,胆子也太懦弱了吧!看见美女就应该上去,夺回去做压寨夫人,不要猥猥琐琐在树上偷看。”

  剑臣关闭神识,不在理会剑灵的大喊大叫,说话实在不可理喻。

  随后两人与赤炎虎争斗不下,相互打斗几十回合。

  由于赤炎虎是一阶四级的妖兽,肉身以力量和防御为主,属于妖兽中的佼佼者,造成两人久攻不下。

  只见夜飞扬一手长枪,耍的有模有样,四方八面都是枪影。

  然而,通通虚晃一枪,没有给赤炎虎造就实质的伤害。

  剑臣极其失望,修炼到武者四级,都修炼到狗身上去啦!

  虽然夜飞扬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把赤炎虎弄的手忙脚乱,头晕眼花,给夜倾城下手的机会。

  夜飞扬双手持剑,身体灵敏。不时在赤炎虎身上留下一道道半指深的伤口。

  赤炎虎在两人合击之下,渐渐明白拿双剑的,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要知道,能开启丹田的妖兽,一般有灵智,只不过反应迟钝。

  夜倾城准备袭击赤炎虎的尾巴,双手灵力运转,强大的真气释放出来,双剑挥出。

  而这次赤炎虎早有准备,凶光泛起,发出惊天咆哮,燃烧的尾巴高高炸起,狠狠甩在夜倾城的身上。

  “噗”

  叶倾城连人带剑飞出去,在空中旋转几个弧度,喷出一道又一道的鲜血,猛然砸向剑臣所在的方向。

  剑臣见状,心不在淡定,同门弟子,传出去不救,有何脸面回到诸神剑派。

  说时迟那时快,剑臣飞身出去。身体疾如风,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剑臣双手伸出,诸神剑派的梦中女神,恰恰落在双臂上,纤细柳腰传来曼妙的感觉,宛若触电般令剑臣伫立原地。

  而夜倾城已经想到自己落得身受重伤的下场,黛眉微微紧闭。

  等了瞬间,却等到一个胸膛有力的怀抱,闻到陌生的男子味道,木讷睁开美目。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十四岁左右的少年,脸庞露出少年该有的青涩,但眼神清晰无比,平平静静。

  任何看到自己的男人,都会露出带有欲望的眼神,失望之意从心底升起,良久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脸上露出点点羞涩,为她平添几分美丽。

  剑臣望着她的俏脸,一时露出失望,一时露出娇羞之意,猜不透夜倾城究竟想何物。

  轻轻把她放在地下,从怀里取出疗伤丹药,塞到她嘴里说道:“伤势这么重,你还是吃下这颗疗伤丹药,免得出现什么后遗症。”

  “恩!”

  夜倾城发出轻咛的回复,就连她也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仿若有道诡异的声音劝她吞服。

  她自小有洁癖,从不碰任何人的东西,居然莫名其妙吃下剑臣的丹药,闭上眼睛不敢在看着他。

  剑臣见状,以为她累了,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件披风,盖着她柔弱的身体,随后,回过头来注视着赤炎虎。

  现在的赤炎虎不如之前,体内伤势节节加重,跟夜飞扬难以分出胜负。

  刚刚夜飞扬看见夜倾城被打伤,本想救她,却被赤炎虎拖住,看见有人救下他妹妹,气势大增下,才会坚持到现在。

  剑臣取出殇泪剑,战神决运转,武者一级的真气全部释放出来,剑身一拍地面,身体借势飞上半空,脑袋连带着了剑尖向下刺落去。

  赤炎虎是一阶四级,其伤势太多,实力不如以前,正适合练手。

  赤炎虎察觉到周围的异样,和危险靠近,本能地抬起头,扭转庞大的身体朝着剑臣扑来。

  “给我刺!”

  剑臣大喝一声,手中的力道增加几分,顿时发出强大的剑威。

  赤炎虎拍出硕大虎掌,与剑臣长剑相撞,剑气、妖力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顺势汹涌出来,狠狠冲撞一起,掀起强劲气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四方。

  在那气浪之下,一人一虎双双后退。剑臣借力在空中一个旋转,借势落入地下。

  此外,他还有些心惊,这赤炎虎虽然受伤,但其实力不比自己差。由于肉体和力量上占据优势,恐怕难以占上风。

  然而,如此让剑臣战意冲冲,全身热血沸腾。

  “再来!”

  剑臣说完,身体闪冲出去。而在一旁的夜飞扬早已看呆,双腿一动不动的看着剑臣。

  赤炎虎毫不示弱,四肢挥动,犹如地震般冲上来。

  砰砰砰~

  一人一虎,相互攻击几十回合,剑臣以疾风般的速度,在赤炎虎身上一道道伤口。

  刀刀至肉,砍在在赤炎虎皮厚肉粗的虎躯上,引起其怒吼连连。

  剑身传来反震之力,引得剑臣虎口麻痹,甩了一下五指,双目宁静看着赤炎虎,双手抓起殇泪剑,引发丹田最后的真气,神剑发出刺眼的光芒,双手挥动出去,化为磅礴的气势,骤然杀向赤炎虎。

  赤炎虎身上伤势极其严重,躺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看着剑臣的剑挥来,发出一声声虎啸。

  “轰”

  一声巨响,剑臣全身脱力,飞摔在地的赤炎虎,其五脏六腑被筋脉,震碎七七八八,闭上一对虎目,赤炎虎死亡。

  呼

  望着眼前那身体逐渐僵硬下来的赤炎虎,剑臣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手将殇泪剑的鲜血,在其火红的毛发上擦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