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委托



  2014年8月20月,今年的天气还是半死不活,我有点神经质地盯着前面的红衣妙龄女郎,结果被人骂了一句‘变态’才继续走我的路。

  “棺无椁,尸红衣,墓深尸寒主大凶。”

  这是躺在医院,胖子唱得最毛骨悚然的歌曲,医生说他受到惊吓精神错乱,过些日子,或许会恢复,但我知道,能够面不改色在世界各种惊险恐怖地方游玩,曾经在废弃的精神病院住过半个月,探究离奇事件的胖子,居然在一个地穴里被吓疯,这其中,必然有我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过。

  我思索着胖子这句话的意思,刚从医院里探望完胖子出来,手机就响起来。

  简单介绍一下,我叫命天峰,今年22岁,职业是特殊探索工作者。

  我接起电话。

  “命先生?”耳筒里传来中年男人沙哑难听的声音。

  “我是。”

  “是这样的……”

  中年男人直接表明来意。

  在荒郊野岭有一座矿场,矿场因为某种异变而被迫停工,需知道,矿场利润是用亿来计算的,他们迫切解决问题。

  我跟他说,矿场出现问题,你应该找地理勘测家,我只是个探险者,对那些不熟悉。

  他沉默一会,没有挂电话的意思,反而说了一句,“矿场下面有别的东西。”

  我没有爽快回复他,经过胖子这件事,我知道,很多东西,是超越人类理解范围的,任何委托要谨慎三分再答应,更别说,现在胖子在医院里,我只能单干。

  我不耐烦告诉他,将事情完完本本地说出来,不要藏捏,电话就咱们两个,没其他人听到。

  他又沉默了,我觉得他在犹豫,过了有五分钟,要不是那边一直有奇怪的噶拉声音,我都想挂电话了,他在我听来十分嚣张地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最好你亲自过来一趟.”

  三天后,我乘搭火车来到电话里提及的矿场。

  矿场在极为偏僻的深山里,过来这地方前我调查过,这深山当地人称‘鬼骷头’,当初矿场建造,要进入深山的时候,还遭到当地的剧烈反抗,后来矿场老板硬是用手段摆平这件事,又聘请了当地的进入采矿,提供丰厚的报酬,这件事才这样压了下来。

  现在似乎又闹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因此,在我抵达这地方的时候,村民就没给我好眼神,都是那种狠厉的青光眼。

  我将一口薄荷烟咬在嘴里,站在用木板密封起来的洞窟前,听着旁边男人给我介绍情况。

  “这个洞是在十天前出现的,有三位工人进去看看,结果失踪了,他们想进去救人,我觉得不妥,就用数位相机将勘测机械人放进去,结果就拍摄到这种画面。”他将一组彩色的照片递给我。

  照片是在矿洞里拍摄里,看起来更像是一段视频的剪辑部分。

  可能是摄影的角度问题,在这些照片里,我只能看到,这地洞下方还隐藏着一个地穴,而在地穴里,那些新鲜的划痕也好,血液也好,还是残肢也好,都说明一件事。

  地洞下有东西。

  我看完点点头,问他有没有报警,他摇头,说矿场的事情,很多东西是不能见人的,所以才会高价聘请我过来。

  我问他到底想怎样处理,直接封住不就行了,这是藏尸洞,凡有尸洞,必有屠杀,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不敢确定,但是活人绝对不能进去,那些人估计都死完了,难道还想我进去救人?

  男人说:“没办法,矿工家属们将事情闹得很大,不能解决这些事情,矿场无法开工。”我将薄荷烟点燃,他打了一通电话,对我说:“我们老板说,里面的人,不管是死是活,一个十万。”

  我将烟蒂丢在地上,“二十万。”

  他请示一通电话后,问我什么时候能进去,我提起金刚伞,往木板厾进去,啪啦一声,敲开几块木板,直接就走进去。

  男人一咬牙跟进来。

  我看他像上刑场似得害怕,就给他点一根薄荷烟,他吸一口,就呛出眼泪来,我跟他说:“既然害怕,就别跟着来,找到人,我会回来让人过去接应下。”

  男人苦笑一声说:“老板说,今次财团因为这次事件蒙受极大的损失,我是负责人,要是这件事不赶紧解决,我饭碗都不保,你说我能不进来么。”

  我问他知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他脸色就白了,哆嗦对悄悄我说:“摄像机拍摄到点东西,因为害怕引起恐慌,所以藏了起来,但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但那东西好像是活得。”

  “怎么说?”

  我们走在隧道一般的山洞里,开始还有矿工跟着,但渐渐他们看到地面都是新鲜的血迹,就像凶案现场一样,就没敢跟来,这里都安装了矿灯,只有后面是漆黑,到漆黑的地方就没跟来了,剩下我和这位陆先生。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就好像一堆没穿衣服的人聚在角落似的,也就一瞬间,没看清楚,只能确定,东西是活。”

  他问,像我这样鼎鼎大名的探险家,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点点头,说地底里还能活着像人的东西,无非是鱼人这玩意,鱼人这东西,在文献也有记载,他听说是鱼人,顿时松一口气,估计是往电视剧里那些漂亮可爱的鱼人想去了,还笑着说那三个家伙一定是鬼迷心窍在地底里风流快活了。

  不是我故意吓唬他,我坦白告诉他,我见过鱼人,那种东西浑身覆盖着鳞甲,有着非常锋利的牙齿,攻击性极高,要是那三个人碰到鱼人,我们能不能找到吃剩下的骨头还是两说的事情。

  他脸都绿了,连忙用手电筒照了照周围。

  我们都戴着矿工帽,矿工帽上安装了特别耐用的照明,我手里还有一把金刚伞,这东西,也算是摸金校尉耳的多功能武器,别说鱼人了,就算了岩人,我也能用伞柄洞穿过去。

  走着走着,前面就没有路了,是条死胡同,就好像当年有队挖掘队,挖着挖着就放弃一样。

  这陆瘦子还想过去摸摸墙壁,幸好我连忙按住他,不然他肯定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他自己也吓一跳,要不是我及时扶住他,他脚踩空就会摔下去。

  “洞穴?”

  “看来他们都在这下面。”

  我蹲下来仔细检查这口井大小的洞穴,到底有多深不知道,我从百宝衣里摸出一根蜡烛,陆瘦子说不要这么麻烦,他带了冷焰火过来。

  我摆摆手,见他给我一笔上百万的生意才神神秘秘告诉他,摸金校尉,在进入玄宫之前,都会点燃一根蜡烛放在墙角的东南角。

  他说,“这不是骗小孩的玩意么。”

  “这是多年来的老规矩,究竟是不是骗人我不知道,但蜡烛却救了我很多次。”

  我不管他自个纳闷什么,点燃蜡烛就放在洞穴下,开始还没什么,接着蜡烛的火焰就恐怖起来,陆瘦子都喊着‘我的妈阿’。

  “现在信了吧。”

  他看着绿油油阴深恐怖的烛焰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咱们也没拿它东西阿。”

  我被他的幽默逗笑了,说这不是鬼吹灯,是里面的氧气不完全燃烧所引起的现象,这意味着我们贸然下去是送多两个人过去,另外也说明,那三个矿工凶多吉少,我问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死亡了,如此还要下去将尸体背上来吗。

  我看他脸色不知道是被蜡烛染得还是怎么的,绿了。

  他抖着唇说:“命先生,你有所不知,这地方的人,特迷信,我们老板都说,愿意赔偿死亡事故,可那些人非要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不是没办法,才请你来么。”

  我一想也是,就问他真的要跟着下去?

  他豁出去的点头,我招招手让他过来洞穴看看,他半信半疑,畏畏缩缩的过来,生怕我推他下去,我侧过身子,用手电筒照下去给他看,他一边说着命先生,您千万别吓唬我,我胆子小,一边探出头往里面看下去。

  结果这一探,就与一双死人眼睛对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