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回归

“楚夜,三年了,为了躲开我逃避婚约,你离家出走三年都杳无信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想起我了吗?我告诉你,走了就别回来,有多远滚多远……嘟嘟嘟……”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断,酒井街口,面目俊朗,骨清神爽的楚夜被挂断电话,一脸惆怅。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猛吸着,脚下是一地的烟头。

  “尼玛,当初是老子自己装逼要走的,现在这样简简单单回来,果然还是被杜小玥看扁了啊!”

  他叫楚夜,自小与爷爷相依为命,三岁时老头子抱回来一个女婴,老头子说那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叫杜小玥。

  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杜小玥长大了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可自幼熟识,面对杜小玥,楚夜实在下不去手啊!

  三年前,城中村面临拆迁,家里将获得巨额拆迁款,楚夜那时做梦都会笑醒。

  可是,老头却说,他要是不娶杜小玥,一分钱也不留给他!

  大闹一场,楚夜负气离家,犹记得临走时杜小玥说得那一句话:楚夜,就你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想娶老婆?我杜小玥要是不嫁给你,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扎心的话犹在耳旁,当真是被杜小玥给看扁了。

  “嘶……”

  楚夜猛吸了一口香烟,仍在地上狠踩了一脚,自言自语道:“妈的,杜小玥该不会是想私吞拆迁款吧?”

  做了如此大胆而又让人愤怒的推测,楚夜慌忙不迭的朝前跑去。

  “呲……嘭!”

  耳旁突然一阵尖锐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继而又想起一道剧烈的碰撞之声。

  “出车祸啦!”

  路人一声惊呼,楚夜循声望去,只见一辆红色小轿车怼在了一个路灯的柱子上,驾驶座已经完全变形。

  原本楚夜心心念念想着拆迁款,对于普通的车祸也无暇去理会,可这会儿围过去的人却惊道:“哎呀,出了这么多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已经走出去十来米的楚夜一咬牙,又转身过去,暗暗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杜小玥的事儿,一会儿再处理不迟!”

  走近一看,车里的驾驶室坐在一个女人,头发散乱,浑身是血,此时已经昏迷。

  “咕噜……”

  女人还有呼吸,只是呼吸的时候,嘴里不断冒着血泡。

  “要不大家搭把手,先把她从车里抬出来?”有人说道,因为驾驶室变形,女人的手脚都被挤压着,长时间下去,血液不流通,很可能造成细胞坏死。

  围观的人纷纷后退几步,道:“咱又不是医生,随随便便的移动伤者,出了事儿我可担不起责任。”

  “是啊,我已经打了120,还是等医生来吧。”

  闻言,刚才作出提议的人也没了动静。

  唯有一人,在众人的注目下,把头探进了车里。

  他便是楚夜,观察一番,发现女人的胸口插入了扭断变形的车框,鲜血直往外冒。

  女人的身上有很浓烈的酒味,眼角还有泪痕。

  楚夜蹙眉道:“这是遇到了什么想不开的事儿,喝那么多酒还开车,自己找死不要紧,要是撞着了别人你罪过可就大了。”

  嘟囔一句,楚夜准备帮女人拔出车框,先替她止血。

  “让开!”

  便在此时,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在楚夜耳旁响起。

  他头也不回道:“没看见我正救人呢吗?”

  “哼,救人?你是医生吗,学过紧急救援措施吗?你这么胡乱触碰伤者,要是加重了她的伤势怎么办?”

  楚夜眉头一锁,这才转头看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对他颐指气使。

  “哼!”楚夜冷哼一声道,“如此说来,你是医生咯?”

  那年轻人得意道:“那是,我叫黄源,是市第一医院的外科大夫,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过去查证!”

  闻言,围观群人纷纷道:“原来是第一医院的大夫啊,小伙子,你还是让他来处理吧。”

  “是啊!人家毕竟是医生,比咱们专业多了!”

  黄源见楚夜没什么反应,便喝道:“你还不让开?耽误了伤者的最佳救援时间,你担得起那个责任吗?”

  楚夜这才缩回头,做了个请的动作,淡淡道:“请。”

  让开位置后,黄源也立即过去对伤者做了简单的伤情判断,顿时一脸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