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入武途 第1章江尘



  “快看,咱们的废物少爷来领取这个月的修炼资源了!”一道带着有些戏虐嘲弄的尖细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嘘!你小点声,怎么说他也是嫡系少爷,你不怕受罚我可怕。”

  “有什么可怕的,谁不知道江家出了一个废物少爷,武脉连一品都达不到,你怕他我可不怕!”

  少年不顾身旁同伴的眼色,有些清瘦的面庞之上一双眼睛望着步入大殿的人露出深深的鄙夷之色。

  两人说话之间,自大殿门口迈步而来的白衣少年已走至两人身前,少年身形挺拔,步伐不急不缓,矫健沉稳,清俊的面庞之上透着一丝还未完全褪去的稚嫩。

  白衣少年名叫江尘,乃是江家的嫡系子弟,当代族长的亲孙子,原本身份尊贵无比,可从刚刚大殿之中两人的谈话之中,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除了刚刚说话那两人,大殿之中还有零零散散几人,今天是江家发放每月修炼资源的日子,所以来往人不少。

  其实刚刚自江尘进入大殿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其身上,几乎全部都是轻蔑鄙视的目光。

  刚刚那清瘦少年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对于两人的谈话,江尘自然听进耳朵里。只不过这种话自两年前到现在,江尘已经不知听了多少遍。一双眼眸并无太大波澜,甚至连看都没看两人一眼。

  “福伯,我来领取这个月的修炼资源!”

  江尘掠过两人,走到大殿之中的书桌前面。对着书桌上一位正打盹的老者说道。

  江尘的声音不大不小,似乎正好能唤醒老者一般,老者眼皮微抬,带着一丝慵懒,见到对面少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眼眸深处同样有着一丝鄙夷划过。

  “原来是江尘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喏,这是你这个月的修炼资源,里面有十粒元力丹,低品灵石十块!恩,好好修炼!”

  福伯说完,眉毛微微上挑,神色间透着一丝怪异。

  “多谢福伯,江尘告辞了!”江尘接过福伯递过来的小布袋,揣进怀里,然后便转身离去,自始至终,江尘的目光都没有往四周移一下。

  “福伯,凭什么他有十粒元力丹,而我只能分到三粒!”

  江尘刚刚转身离去,还没走出大殿,便听后面响起一声不忿的声音,正是刚刚那开口嘲笑江尘的少年所说。

  少年名为江水,不过其身份却是江家的旁系子弟,但在江家也是少有人敢惹,因为江水的堂哥也是江家的嫡系少爷。

  “哼!胡闹,江尘乃是江家嫡系子弟,自然可以得到十粒元力丹。”福伯瞪了一眼江水说道。

  “可他明明是个废……”

  “你给我住口,谁给你的胆子在这撒野!”福伯狠狠的瞪了江水一眼,旋即目光却是不自觉的落在离去的江尘身上。

  “即使他在废,那也是族长的孙子。江家的嫡系子弟,还轮不到你在这说三道四!”

  原本正当踏步门口的江尘却是脚步微微一顿,无波无澜的双眸之间泛起一丝涟漪,双拳轻轻紧握。长出一口气,江尘踏步离开了大殿!

  南域四府之地,当属南平府最为辽阔,而安城,只不过是南平府众多城池之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城而已。

  不过因为靠近十万大山的缘故,经常有进入十万大山猎杀妖兽的人士在此停留,许多人也会选择在安城倒卖自己在十万大山所得,久而久之,各种经商店铺兴起,因此安城倒也算是繁华。

  安城之中有着大大小小的家族,其中又以四大家族最为强大,江尘所在的江家,便是其中之一。

  至于另外三家,分别是杨家、冷家以及掌管安城的城主府易家。

  江尘因为是江家嫡系子弟的缘故,更是当代江家家主的孙子,自然身份尊贵,从小便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这一切,从两年前而彻底改变。

  江尘所在的世界,被称为南域,整个南域辽阔无比,人杰地灵。南域人以武为尊,因此武道备受推崇。据说武道强大之人,可以开山裂石,翻江倒海,甚至武道极致,便能踏破虚空,遨游星空。所以在南域之上,武道家族,武道宗门也是数不胜数。

  只不过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踏入武道一途,这需要先天的条件,那就是武脉。武脉乃是人修道的根基。没有武脉,只能算是凡人一个。

  身怀武脉,自然可以踏入武道,但同样武道有强弱之比,武脉也有优劣之分。武脉优异者,自然可以在武道一途长远,而武脉劣者,只能沦为垫底的存在。

  武脉这种东西,说来也神奇,即使你是王侯将相贵胄子弟,也不一定生来便身具武脉,而哪怕你或许只是乞丐凡人,身怀武脉也是屡见不鲜。

  当然,武脉虽没有传承一说,但据说上辈是身怀武脉之人,那么后辈儿女身怀武脉的几率也是大上一些。

  武脉从劣到优大概分为一到九品。一到三品为低级武脉,四到六品为中级武脉,七到九品则为高级武脉。九品之上还有更为强大的地武脉、天武脉等。

  武道境界又分为先天境、凝玄境、神羽境、天武境、真武境、皇极境、星君境、帝境。先天境分为九重。更高的境界则有初期、中期、后期、巅峰之分。

  据传闻掌管整个南平府的府主沐风便是一位达到皇极境巅峰的强者,至于更为强大的星君境甚至帝境。则是传说中的存在。

  江家便是武道家族,其家主江纵横乃是一位天武境的强者。江尘便是江纵横的孙子,至于江尘的父母…在江家却是一个谜。江尘不知道、江家的人也不知道。江纵横对于此也是闭口不谈。

  但江纵横对于江尘却是宠爱有加,疼爱程度也远超其他后辈,或许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但是直到两年前,江尘到了觉醒武脉的年纪。江家人对于江尘的态度却是发生了巨大改变。

  两年前,江尘十四岁,与其他江家子弟一样,到了觉醒武脉的时候。原本都以为江尘觉醒武脉不说会大放异彩,但作为江纵横的孙子。至少不会太差。

  可偏偏天意弄人,武脉九品,江尘竟然连最低级的一品武脉都没有达到,只能算的上半品……这也说明江尘日后的成就有限,就连凝玄境都有很大的可能突破不了。一时间不单单使得江尘饱受歧视,而江尘那从未出现过的父母也被人议论纷纷。

  若是这样,江家其他人顶多是嚼嚼舌根罢了,只是自江尘觉醒半品武脉之后。江纵横对江尘依旧疼爱不减,甚至不惜花大代价为江尘改善武脉,虽然最终无济于事。

  但这也引来了其他江家族人的不满。江尘是江纵横的孙子不假,爷爷疼爱孙子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但江家可不是凡人家族,而是武道家族,武道家族立足的根本便是武道昌盛,想要延续后辈必须有说的过去的武脉。

  而江尘觉醒半品武脉,已经证明其武道一途等于废掉。江纵横的态度自然引起其他后辈的不满。这种不满虽然不敢强加在江纵横的身上,但江尘的日子可以算的上是并不好过。

  开始有江纵横的缘故,倒是也没什么人敢当着江尘的面指手画脚,顶多就是背后议论一番,而自从一年前江纵横闭关之后。江尘在江家的地位急速下降,甚至整个安城都知道江家有这么一位半品武脉的废物少爷。

  对于江家人的态度,起初的时候,江尘自然愤恨不已,可终究归于自己武脉的缘故,受人嘲笑,使得江尘自暴自弃,时常无端发火。整个人的状态也十分不好起来。

  可过了一段时间,江尘没了往日的脾气,反而变得沉默寡言起来,面对他人的嘲笑虽不说能从容面对,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愤恨。原本当时还有不少人奇怪,江尘怎么突然之间改性子了。

  之后的时间里江尘每日不停苦苦修炼,但是效果却是不尽人意。

  两年时间过去,也才堪堪突破先天四重而已。其他同龄人早已到了六重七重的地步。这还是因为江尘乃是江家少爷的缘故,每月所得修炼资源比他人要丰厚的多、

  从领取资源的大殿之中出来之后,江尘便直接回到自己所居住的院落。江尘乃是江家少爷,所住的地方自然差不了,不过自武脉觉醒之后,加上江纵横闭关修炼,江尘的住所虽然没有改变,但是其他生活上的所需却是大大减少。

  “秀儿,我回来了!”

  一踏进自己住的地方,江尘略微扫视,轻轻开口说道。

  江尘话音刚落,便见从偏房之中走出一人,一路小跑来到江尘面前,江尘看见此人,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用手轻轻摸了摸来人的头。或许只有面对她,江尘才会露出一丝笑容。

  “呀!少爷,你回来啦,秀儿给你熬了鸡汤,少爷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端去!”说着那名叫秀儿的少女就要转身离去,却被江尘一把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