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囊 第一章活见鬼



  “咚……咚……咚……”

  午夜的钟声响起,一群蝙蝠被惊得从钟楼里“呼啦”窜了出去,转眼便没了踪影,树林里也飘起了一层白雾。

  树底下一个眼里还带着血丝的瘦子不断的东张西望,像是在害怕什么事情,许久过后才微微颤动着嘴唇,小声的说道,“都怪你出了这么一个鬼主意。”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一个胖子懊恼的反问了一句。

  之后他又神秘的指着一块墓碑,两眼放光,说道,“听说这个墓里有不少值钱的东西,等我们找到之后,回家的路费不愁了,我们输掉的钱也能够全部收回来,我们完全可以东山再起。”

  瘦子却好像完全没有在听胖子的话,呆呆的看着钟楼那边,浑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几下。

  “还磨蹭什么?我们开始吧。”胖子催促道,说话的同时拿起铁锹,朝着墓碑用力一铲。

  瘦子随后也拿起铲子轻轻的刨开泥土,尽量的不发出声响,时不时的还抬头东张西望,就像是怕惊动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两人配合着忙活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了地底下露出来的棺木。

  胖子冲着瘦子努了努嘴,朝着棺材板的方向。

  瘦子会意后把铁锹轻轻的放在了旁边,准备用手去推开棺木,突然“啪”的一声,瘦子的后脑勺被拍了一巴掌。

  “鬼呀!别找我……”瘦子惊叫了起来,浑身瘫软坐在地上,头埋在双膝之间,双手抱着后脑勺,浑身哆嗦起来。

  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别找我,别找我……”,给这里又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气氛。

  胖子也被他的惊叫声吓了一大跳,他浑身一个激灵,酒意立刻消去大半。不过他平时本来就比较大胆,所以很快就定住了心神。

  他仔细的往瘦子身后的地下一看,只是一只风干的死蝙蝠而已,估计是落单的蝙蝠死在了树上,风一吹掉落下来砸在瘦子的后脑勺。

  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瘦子,“瞧你那小胆,一只死蝙蝠而已,把你吓成了这样,能指望你什么啊,让开我自己来!”

  胖子一把推开瘦子那弓着的身子,大步从瘦子旁边跨了过去,走近了棺材板,一把抓住棺盖,使劲的往前推去。

  棺盖慢慢的移动开来,发出刺耳的“吱吱”响声,听的人牙根都发软。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雾气越发的朦胧了,树林里也不时的发出一些动物啃食的“呲呲呲”的声音。

  棺盖被完全的推开了,恶臭扑鼻而来,胖子忍不住扭头吐了几口。

  微弱的月光照进了棺材里,胖子隐约的看见里面躺着一具尸体,头发长而蓬乱,身穿红色旗袍,想来生前是一贵妇。

  胖子凑近了一些,发现那贵妇双手紧扣置于肚挤眼处,眼窝空洞,脸上还有不少肥大的尸虫蠕动着,看得胖子又是一阵恶心。

  胖子本想叫瘦子过来摸尸身,可是回头一看瘦子仍然坐在地上,两眼发呆,嘴里还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胖子摇了摇头,看来他是指望不上了,只好自己亲自动手。

  他想着赶紧捞些金银首饰去变卖,换成钱再去堵上几把,把之前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想到这些,他也顾不上那些让人恶心的尸虫了。

  他挽起袖管,一头扎进棺材里,开始在女尸旁边胡乱的摸索起来。

  还别说真给他找着了。

  胖子抓起一只金叉,举起来对着月光一看,钗子做工很是精美,钗头上盘着一只凤凰,栩栩如生。

  胖子把金叉放嘴里使劲的咬了一口,然后就咧嘴笑开了,是真的,这下发财了!

  胖子想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瘦子,抬头正要开口,可是瘦子却没有坐在那里了。他疑惑的四下张望,哪里还有瘦子的身影。

  人呢?胆小鬼跑哪里去了?胖子自言自语道。他正要大声喊人,突然一击重棍落在了他的头上。胖子还来不及叫唤一声,就昏迷倒地了。

  第二天,江南城里。

  “卖报,卖报,深山老林再现凶杀案!”报童卖力的吆喝着。

  胖子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在江南城轰动开来。

  江南城地处我国华南一带,气候常年温润,临九龙江畔,依山傍水,清幽宁静,说它是块风水宝地也不为过,这里还聚集了不少洋人。

  江南城交通闭塞,信息也很封闭,国民的思想里还残存不少封建迷信,每当遇见困难事情,都会求神拜佛,请道士做法事如此种种。

  虽然政府明令禁止,可是那一套迷信的做法总也无法消除。

  胖子死亡的消息一经传开,整个江南城就笼罩了一层死亡的气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凶杀案了。

  城里人心惶惶,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是战死的亡魂回来索命的,也有说是反动派使出的心理战,更有人说自己亲眼见过东城外有女鬼。

  这回一定也是女鬼干的,这个结论是相信人数最多的结论。

  江南城警署内。

  “这已经是第五起了,你们这一群饭桶,”张警长大发雷霆,“要是再查不出来,统统拉出去枪毙!”

  他挨个瞟了一眼在场的所有警员,然后发出命令,“现在都跟我去现场!”说完就大步的走出了警署的办公室,狠狠的甩上了办公室大门。

  张志远,四十出头,个头不高,身形微胖,人称张大胖,是江南城警署的局长。

  他喝过洋墨水,见人就喜欢“哈喽,哈喽”的打着招呼,油腔滑调的。

  不过人倒是很热心,对于群众的诉求,也是尽心的帮助,责任心强,除了爱吹牛,没啥大毛病。

  出了警署,老张气冲冲的坐上了一辆三轮车,往案发现场驶去。

  其实老张心里明白,诺大的警署没有几个是真正有用的人才,大部分人都没受过什么教育,国家大环境就这个现状,只好将就着用。

  现场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了,有记者,也有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各种闲言碎语听得老张更是烦心。

  那些人看见长官来了,立刻就围了上来问东问西的。

  张大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扯大嗓子喊道,“无可奉告,大家都散了,别破坏了案发现场,小吴快把警戒线再拉远三百米!”

  经过勘验,死者和前几次一样,口中含着一枚银元,衣冠整齐干净,似乎是被人刻意打扮了一番,安详的躺在棺材中,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而已。

  虽然后脑有被猛烈撞击的淤青,但是却不是致命伤,真正的死因是被注射了过多的麻药,导致了心脏负荷过重,在睡眠状态下停止了跳动。

  现场看不到有人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有人挣扎的痕迹,而地上留着蜡烛和大量的纸灰,却找不到任何的脚印,周边也没有发现不明人员出没的线索,真是活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