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彪悍温村长

只要提起温村长,桃花山下的桃花村村民肯定会竖起大拇指,很是由衷的赞叹一声:“真是一条汉子。”

  这位村长虽然才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却已经在桃花村建立了极大的威信,为啥?因为她能打,能骂街,能喝酒,人还仗义,哪家有红白喜事,温村长绝对是第一个到场帮忙,两家有了纠纷,温村长总会站出来调解,而且都是一碗水端平,如果哪家不服,沙钵大的拳头怕不怕?揍得你服。

  温如丝,性别女,看到长相和听到名字,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像大老粗的娘们,一米七的身高,娃娃脸,大眼睛,一笑的时候那酒窝深得很,很是清甜可人,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丫头从小到大都是孩子头,暴力狂,那是跟好些个男娃儿用拳头抢出来,经得起血雨腥风的考验。

  七八岁就敢去拨弄男孩子的弟弟,十岁的时候敢带着一帮丫头闯男厕所,到十四五岁,已经可以放了学跟男同学进男生宿舍打牌喝酒侃大山,温如丝的老爸温国良曾经不止一次痛心疾首的说:“我这个丫头,长了女儿身却是男儿心,造孽啊。”

  造孽的还在后头,温如丝从小喜欢舞刀弄棒,她的舅舅是退役武警,被温如丝三搅五缠,把军中的武技教给了这丫头,这下子更是不得了,练了几年,这丫头的功夫青出蓝而胜于蓝,比她舅舅都要厉害,不知有多少不知道温如丝底细的同学刚一见面想认识下这丫头,却一个个被她饱以老拳,凶名远播,人人畏之如虎,班上同学暗地里叫她:披着羊皮的狼,长着女神容貌的流氓。

  眼下,咱们的温村长坐在村长办公室外面的长登上正愁眉苦脸,手里拿着一份红头文件,是镇里下发的关于整顿计划生育的大字文件,看着文件里的罚款金额,向来没心没肺的温丫头也直皱眉,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桃花村很穷,离清河镇近二十来里,有十里全是泥泞的公路,要敢开车进来,坐平板车也能把结石给颠出来,交通极为不便,这也造就了桃花村的贫穷和落后,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就越是超生,以温村长对桃花村的了如指掌,四十五户人家,生二胎的一共有四十三家,其中八家生了三胎,有一家更凶残,家里一共五个娃儿,穷得全家人就只能盖一创可贴了。

  这要一罚款,没有一家能交得出来,偏偏桃花村的村民还不愿离家打工,就靠着村边的几亩地维持生计,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喝水,桃花山倒是范围挺大,不过靠近桃花村的这边野物早就打光了,平时能逮个兔子撵个野鸡啥的就是了不起的大事了。

  没钱,难哪。

  温如丝大学刚毕业,就参加了公务员的考试,或许是这丫当真是凶名赫赫,边主考官都怕了,所以这个一无根底二无钱财的温如丝真的考上了,还得了头名,分配工作的时候,就直接被分到了桃花村当村长,在很多人眼里,也算是一步登天了,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别拿村长不当干部,一村之长,那就是村里的土霸王。

  温村长一到桃花村,却发现现实永远很骨感,这里穷得老鼠都不打洞,而且民风彪悍,如果不是温村长能打,把一村的老小打了个服服贴贴,指不定现在就得横着抬出去了。

  不过熟悉之后,桃花村的村民还是不错的,服了人就真的服了,不搞什么幺蛾子,不阴奉阳违,而且小村里空气好哇,除了吃得差点,穿得差点,温村长真没啥不满意的。

  不过现在下了这个文件,恐怕又得有烦心事了,她可是村长,得带领全村的老少爷们致富,可这钱哪来呢?

  “村长,村长,出事了!”一个胖胖的妇女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大声的喊道。

  “咋?”这位胖大娘是村里的八卦人士,桃花村的家长里短,只要问她,她绝对能给你理个清清楚楚,这是一个人才。

  “打起来啦,莲花村的人要和我们村的打起来了。”胖大娘急吼吼的。

  温村长噌的站了起来,一边朝外走,一边问道:“莲花村的人怎么会和咱村打起来的?谁惹的事?”

  莲花村和桃花村只隔十里地,要说关系,那最是密切不过,清水河从桃花村流过,经过莲花村,两村共用这一条河,而且林还挨着林,地挨着地,可以说是亲密得很,叫兄弟村也不为过,偏偏两村就是不怎么对付,今天因为地的事争,明天因为林的事争,后天又因为河的破事争,温如丝来这桃花村一年,两村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了不知道多少。

  今天这事也挺简单的,桃花村的羊把莲花村的麦芽子啃了,莲花村自然就把羊牵回去了,羊的主人张二牛跑去莲花村要,被骂了一顿,还让他拿钱来赔,张二牛哪里肯干,情急之下想直接把羊牵走,被莲花村的人揍了回来,回到村里这么一说,本来就有矛盾,于是几十个桃花村的汉子就急了眼,要打上莲花村把羊牵回来,顺便讨个说法,那边莲花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早就有了准备,胖大娘得到消息,两边的人正在桃花林里对峙,打起来了只是胖大娘的猜测。

  听到这里,温如丝心里一紧,这一年她不光打遍桃花村无敌手,就连莲花村的人也被她打了好几个,在那些人眼里,温如丝再能打也只是一个娘们,输在一个娘们手里,怨气得很,自己现在又不在,真要暴出大规模斗殴事件,那后果是温如丝不想看到的,赶紧又加快了脚步。

  温如丝赶到桃花林,一看形势,近百个年青小伙子,分成两波对峙,桃花村这边四十来人,莲花村多一点,人人手里拎着棍棒,杀气腾腾,却没有打起来,温村长松了口气,又有些生气。

  莲花村的看自家村长来了,赶紧让开一条道,让温如丝进去。

  “村长终于来了。”

  “嗯,这下那群****的就安逸了,打不死他们。”

  “对,村长,打死他们,打死这群莲花村的****的,为张二牛报仇。”

  温丝走到了中间,抱着胸斜眼看了看对面的人,蓦的转头,“老娘都替你们脸红,还是不是爷们?张二牛被莲花村的这群王八蛋欺负了,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动手!打!”

  当先就冲了出去。

  “打!”也不知道哪个喊了一声,两堆人轰的撞在一块,开始了大战,抢起棍子就朝对方的身上敲,惨烈得很。

  桃花林之所以叫桃花林,自然是因为这里有桃树,事实上,桃花村的名字跟这片桃花林也有关系。

  这里的桃树都有腰粗,据说都得有两百年以上,至于实际年龄,却没有人知道,因为从桃花村有人定居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一片桃林了。

  如果是三月桃花开的时候,这里的桃花开得极盛,引人沉醉,不过等到桃树结果的时候,却几乎没有人来了,因为结出来的桃子太难吃了,又涩又苦又小,很是奇怪,不过桃花村人没有深究过,也没有想过把这片林子开垦出来,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现在这片桃林打得正热闹,棒子满林的飞,看上去好像非常惨烈一样。

  事实上,村民手里的棍子都是泡桐木,空心的,极轻,打架归打架,但是都知道不能打死人,就算棍子朝着脑袋招呼,棍子断了脑袋也只是痛些罢了。

  温如丝来的时候还一再的劝诫自己,做为村长,不能带头打架,要调解,武力只是下下之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就发起热来,看来自己真是一个暴力女,比许多爷们还暴力。

  莲花村村长叫李老虎,是莲花村威信最高的,在这种山野小村,威信高就意味着武力值高,一个文弱书生是镇不住场面的,温村长直接就奔李老虎而去,因为两村的摩擦,李老虎自然没有少接触这位女村长,却不想温如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喊打,稍稍犹豫了一下,如丝一近身,伸手一拧,就是一个过肩摔,把这李老虎摔出去好几米去,摔了个头昏脑涨,爬起来后就是大喊:“打,给我使劲打。”

  其实不待李老虎喊,也已经打起来了,如丝虽然厉害,却也是双拳敌四手,何况她身边的是七八个人呢,只听砰砰砰几声脆响,几根棍子落到了如丝的头上,肩上和背上,不过她却面色如常。

  温如丝不光学会了军中的武技,连硬气功也有涉猎,她的舅舅曾经说过:如丝这丫头是真正的练武天才,如果是古时,就是一位行走江湖的女侠,现在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一些军队的教官了。

  跟这些村民打如丝没有用军中武技,那些武技要么是御肘,要么是撩阴,都是杀人的招,她现在只是凭着反应在和这些人打罢了,饶是这样,已经被她扔出去好几个,倒在地上唉哟唉哟的叫唤。

  蓦的后脑勺一痛,如丝又一个过肩摔,把那人摔了出去,那人手里拿着一根尖锐的树根样的东西,如丝一摸后脑勺,却摸了满手的鲜血,这下她真的有些发火了,准备好好给这小子一个教训,脑子却猛然传来针扎的疼痛,深入脑髓,嗡的一声,直直往地上倒去。

  莲花村和桃花村打架,鼻青脸肿是常事,但是打死人可就是大事了,李老虎一看温如丝满手的血,这才感觉到玩大了。

  “都给老子住手,草尼玛,别打了。”李老虎怒喝一声,赶紧蹲下来察看温如丝的情况,只见温村长后脑勺的血不断的流出,把地下都染红了一片,又探了下鼻息,好在还有气,赶紧脱下身上的衣服,把头一包,抱起温如丝就跑,还看了一眼那个小子,那小子已经有点傻了。

  主心骨倒下,血流不止,这让两方都慌了神,打架是家常便饭,但是打死人那是要吃枪子的,呼喊声中,几个桃花村的人跟着李老虎而去,另一些回去通知村里,这架自然也是打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