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赖的李老虎

“村长,我们抓到两个莲花村的老娘们,在拔我们的苗子。”晚上吃过饭,温如丝刚准备进山去下雨,几个村民就吵吵嚷嚷的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妇女,村民脸上很愤慨,两个妇女也是骂骂咧咧的,农村老娘们骂人挺狠,啥都骂得出口。

  “你就是桃花村的村长?咋跟我们一样是个娘们呢?温村长,你们村的人也太霸道了吧,种树也不能占我们的山啊。”或许是见同为女人,妇女的口气好了一点。

  “咋的?”

  “还能咋的,你们种树把我们的莲花村的山给占了,也不说一声是吧?那我就得把你们的树苗给拔了呗。”这个妇女一脸的理所当然。

  “瞎扯,那片山是我们桃花村的,啥时候就成你莲花村的了?还要不要脸?”王胖子愤怒的道。

  “就是我们莲花村的,而且还是我家的,我家的地就在下面,还说我不要脸,我看你王胖子才不要脸,你全家都不要脸。”这女的一点都不怕。

  “你...”王胖子横眉竖眼,挽了挽袖子。

  妇女一挺胸:“你打我?孙子你要是敢打我,老娘就喊非礼,来来来,朝这儿打,王胖子,你敢不敢?不敢你就是我娃儿。”

  王胖子真不敢打,气得脸色通红,打自家娘们和打别人家的娘们是两回事,王胖子没那个胆。

  不过王胖子不敢打,温如丝却敢,上前一步就是一个耳刮子,把那妇女打蒙了,然后淡淡的道:“喊吧,你喊非礼吧,你喊我耍流氓吧。”

  女的打女的就有这种优势,妇女楞了一下,不过却是凶悍得紧,直接朝温如丝扑过来,手往温如丝有脸上抓,温如丝抓住她的手往后一扭,反钳在后背:“咋不喊了呢?”

  “村长打人啦,桃花村的村长打人啦。”震耳的尖叫声从妇女的嘴里喊了出来,“你打死我,有种你打死我,你个疯婆子,以后生娃儿没屁眼,你老公长花柳....”

  温如丝脸色不动,比这更难听的她都听过了,扭头对王胖子说道:“把她们弄回村去,等下让李老虎过来领人。”

  这个事情给温如丝提了个醒,桃花村和莲花村紧挨着,地挨着地,谁都可以说桃花山是他村的,加上两村也不对付,要是偷偷来拔树苗子,那真是一件非常愁人的事情,这种事情李老虎肯定会支持他们村的,必定会一口咬死那山是他们的,就像温如丝,也会说是她的一样,最后不了了之。

  现在的果园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三百亩,温如丝的想法是最少一千亩果园,还远远不够,村民不能老守着,以后也守不住了,人就那么多,范围却那么大,所以有必要弄点狗回来了。

  桃花村当然有狗,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一条,都是用来看家护院的,如果有小狗的话,就会拿出去卖掉,所以从村里是抽不出来的,只能去买,买上几十条往果园一放,谁来就咬谁,农村人常这么干,你要真来偷果子被狗咬了,那只能说是活该。

  这些日子温如丝天天使用灵雨术,倒是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游刃有余,就像游戏里一样,使用的次数多了,所以范围就越来越大,最大范围温如丝没有试过,因为会昏迷,一下浇灌十几亩地,温如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样边走边浇,很快就把这三百亩树苗给浇完了。

  如果没有灵雨术,这些树苗最少得死上一半,而现在,却是株株长得生机旺盛,买回来的时候,每株树苗不到半米到,现在已经快长到一米了,长势迅速得让村民都赶到吃惊,还以为是山神庇佑呢。

  从山上下来,那两个莲花村的妇女已经走了,李老虎正等着温如丝,笑嘻嘻的,让温如丝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

  胖大娘正好把饭送过来,温如丝进屋吃饭,李老虎嘿嘿一笑,也跟了进来,涎着脸对胖大娘笑道:“大娘,给我拿个碗呗,我也没吃呢。”

  胖大娘瞪了他一眼,还是不甘不愿的给他拿了一个碗,再盛了一碗饭,重重的搁在他的面前。李老虎是真不客气,拿起就吃,一边吃还一边赞:“真是太好吃了,温村长生活真不错呢。”

  温如丝不怕别人对她来硬的,却怕耍无赖的,当下饭也不吃了:“李老虎,有事说事,你不会是光来吃饭的吧?你们村的娘们拔了我们村的树,你就不给个说法?”

  “温村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桃花山那么大,不说别的,咱清河镇十二个村除了幸福村没有挨着桃花山外,哪个村不跟桃花山沾点亲带点故的?还有那比较远的威化镇,青龙乡那几个村,可都是挨着桃花山呢。”

  “那你啥意思?”温如丝皱着眉头。

  李老虎咽下一块肉,然后说道:“意思就是桃花山不是你桃花村的,而是属于大家的,所以今天她们拔的不光是你家的苗子,也是我莲花村的苗子。”

  温如丝一拍桌子,噌的站了起来,指着李老虎:“你还要不要脸?李老虎,你这是准备要明抢?信不信今天我让你出不了桃花村?”

  这些树苗可是温如丝的心血,当然,现在也变成了桃花村的心头肉,寄托了村民的希望,如果被他们知道有人来抢心头肉,李老虎很可能会被打死。

  李老虎面相凶恶,长得五大三粗,要是小孩子看到他说不定会被吓哭,此时李老虎坐在登子上却是动也不动,非常坦然的道:“我自然相信,你温村长很能打,而且在桃花村威信很高,所以你的话我相信,不过我今天来,就没抱着完整回去的想法,这么说吧,桃花山上的树苗园子,你们桃花村占七成,我们莲花村占三成,这是我们莲花村村民都商量好了的。”

  温如丝怒得反而笑了,自家东西居然让外人就这么分了,“哈哈,如果不分呢,你们村会怎么样?打?”

  “不打,要是不分,那我们村就把属于我们村的三成树苗都拔掉,村民有些没文化,或许还会多拔点,温村长应该不想看到这种情况的吧?”李老虎说得理直气壮,温如丝就纳闷,这人怎么当的村长,怎么这么无赖?

  “说来说去,还是抢呗?李老虎,你真是没脸没皮了。”温如丝讽疯道。

  李老虎也不说话了,有些脸红,不过脸黑黑的谁也看不出来,李老虎知道这事办得不地道,虽说两村有嫌隙,不过没办法,桃花村穷,莲花村也穷,都不想过苦日子。

  话说桃花村刚种树苗的时候,莲花村的人还等着看笑话呢,桃花山多山石,也多荒坡,粮食不能种,也就没有人想到开发利用,等到桃花村的人真种起来后,看到果树苗的长势,莲花村的人心里就不安逸了,都是农家人,自然知道以这些果苗的长势,一年后就能挂果,也就能卖钱,这可是无数的钱啊,对于穷怕了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吸引力更大的呢?

  桃花山本来也没个主,也不知道哪个孙子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李老虎虽然觉得这主意太阴损,不过事关全村老少的钱袋子,也只能豁出这张脸了,必须要搭上桃花村这辆往前开的列车。

  温如丝看着一脸疲懒之色的李老虎,又怒又气,却也有些无可奈何,人家都不要这张脸了,摆明了车马,如果不分的话,那就会让村民上山拔树苗,种树苗容易,拔也很容易,莲花村人比桃花村都要多,全村一齐上阵,要不了两天,一百亩树苗都得拔光了,还挡不住,告到镇里?李老虎都不要脸了,到时候阴奉阳违,损失的还是那些树苗。

  见李老虎还用筷子夹菜,温如丝气得很,还有脸吃饭?一巴掌拍掉筷子,李老虎也不生气,从地上捡起来在身上擦了擦,又去夹菜,温如丝气得快闭过气了,人不要脸,果然是天下无敌。

  处理这种事向来不是温如丝的强项,她宁肯和人打一架也不想去费那个脑子,所以只能让胖大娘去把刘老汉给找来,看他有没有什么法子。

  看到刘老汉到来,李老虎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明叔,你来了?”刘老汉的原名叫刘明。

  刘老汉冲他哼了一声,却没有搭理,“村长,你叫我?”

  温如丝点点头,把事情这么一说,刘老汉听完,一下子就暴怒了,跳了起来朝着李老虎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刮子,又脆又响,李老虎的脸上瞬间就留下了四个指印,刘老汉却还不罢休,又来了好几下,李老虎楞是站在那里,被打得嘴角血直流,也不躲一下。

  “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羔子。”刘老汉一边打,一边还骂,不过年纪有点大了,打了好几下,就气喘吁吁,温如丝一看,得,赶紧把刘老汉拉开,让他在凳子上坐下,免得李老虎没打伤,先把这老头给气着了。

  “明叔,你今天打死我,我也得要那三成的树苗。”李老虎硬气的道。

  刘老汉又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看架势还要上去打,温如丝开口道:“老村长,算了,别打了,咱们还是商量下怎么办吧?你今天就算把他打死,我看他也得是这句话。”

  “那就打死他,这个狗东西,还当村长,要不要脸?凭啥一开口就要三成的苗子?你晓不晓得村长花了多少钱?好几十万,你一开口就要三成,我看你不是李老虎,你是李土匪,干脆抢好了。”

  “明叔,我敬你是长辈,所以你打我没话说,不过这事是我们莲花村村民一齐同意了的,咱们两村本来就是一家,你们村要富裕了,也不能拉下我们莲花村对吧,桃花山也有我们村一份子,你们要不分苗子,那就别怪我们村了。”

  刘老汉咬着牙:“说这话你不脸红?还一家。”

  “一家人也总得有个家长里短。磕磕碰碰的吧,明叔,给不给你们两位说个话吧,反正我们莲花村穷,光棍不怕穿鞋的。”李老虎嘴皮子倒是相当利索,尤其是耍起无赖来。

  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李老虎实在是让温如丝和刘老汉一点办法也没有,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人家已经摆明了,要么分树苗,要么就等着莲花村的人上山拔树,温如丝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妥协,不过怎么个妥协法也得有个章程,白白分出去三成树苗,温如丝不甘心,刘老汉也不甘心。

  两村因为常因为清水河吵起来,尤其是在旱年的时候,因为用水的原因,两村真是没少干架,这一次,刘老汉直接提出来,如果是旱年,清水河的水优先莲花村用,李老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让刘老汉又是一顿气,这点小事根本不值当那三成树苗啊,不过别的也没啥事了,莲花村是肯定不会出钱的。

  李老虎走的时候嘴角还流着血呢,却相当的高兴,刘老汉看着他的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娃子倒是一个好的村长。”

  温如丝一想,不得不同意刘老汉这话说的对,现如今有几个村长能为村民做到这个样子?就冲这点,温如丝对李老虎的恶感就稍微降低了一些。

  “村长,咱们的果园已经很惹人眼了,说不定现在连镇里也已经知道了,是不是步伐慢一点?”

  “不能慢,一百亩的果园才出多少果子?最少也得上千亩才行,不过今天这事倒是提了个醒,明天我去镇里,看能不能买些狗回来,先把果园看好,对了,以后再种树苗,尽量往山里种,别铺得太开。”

  “行,村长说咋办就咋办,你比我有魄力,咱们村也有个好村长,以后谁要是敢说村长你一句坏话,我刘老汉就撕烂他的嘴。”

  温如丝笑笑,其实只想着让桃花村没有那么穷而已,不过现在看来,影响还是比较深远的。

  第二天,杨雪晴到了桃花村,给温如丝带来了好消息,尖顶菇的价格每朵提高一成,另外两人还签订了正式的一个合约,虽然信任温如丝的为人,不过杨雪晴是商人,在商就言商,温如丝压根也没想涨价,当然也没想过要卖给别的人,不过多一成也是多,不会跟钱过不去,很是爽快的把名字签了。

  听到温如丝准备搭车去镇上买狗,杨雪晴自然是答应,让酒店的人先走,自己开着越野车带着温如丝颠簸到了镇里。

  清河镇还是比较大的,每两天就有一个集市,汇集了附近村乡的物品,集市上自然也有卖狗的,而且还不少,多数都是农家土狗下的小狗崽儿。

  小狗都是很可爱的,圆滚滚外加毛茸茸,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大得很,杨雪晴每看到一只小狗,都会品头论足一番,怂恿着温如丝给买下来,温如丝也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已经买了八条小狗,这显然是不够的,温如丝原本打算最少买上二十条以上,以后上千亩果园,二十条都可能不够呢,不过今天市场里卖狗的不多。买完这八条狗后,居然都没有卖的了。

  温如丝有些失望,正准备离开,集市又来了一个提着篮子的农村汉子,里面装着四条小狗,看来也是要卖的,杨雪晴眼睛也尖,拉着温如丝就迎了上去:“这狗怎么卖的?”

  “五百一条,不还价。”这汉子应该是极少做生意,有些紧张,非常生硬的道。

  “五百块?你的咋这么贵呢,我们刚买了八条狗都没到五百呢。”杨雪晴喊道,让温如丝觉得有些好笑,这女人那么有钱还在乎几百块?而且刚才买狗的时候全是杨雪晴和人讲价,好像是挺享受这种乐趣似的,至于温如丝,好吧,她真没有这方面的爱好。

  “我这是军犬,就卖这个价。”面对两个女人,还都是很美的女人,汉子脸上有些红,不过价格却丝毫不让。

  “军犬又咋啦,又没有训练过,我们买回去是看爱护院,又不是去抓罪犯,五十块一条吧,我们全买了。”

  那汉子盯着杨雪晴,呼哧呼哧直喘气,“不卖。”

  温如丝听到是军犬,倒是心里一动,上前瞅了瞅,四只黑黑的小狗,滴溜园的眼珠子也看着温如丝,看上去就灵动得很,于是问道:“那你这狗如果训练下,是不是特听人话?”

  “是。”

  “行,那我就买了。”掏出钱来就递给他,杨雪晴在边上跺着脚,直埋怨买得贵了,温如丝只是笑,也不说话。

  “妹子,你这可就不会做生意了,如果讲讲价,两三百就能买下一只来,亏死了。”

  “我本来就不会做生意,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只是觉得这些小狗值这个价钱。”

  “唉呀,你呀,真不知道说你啥好。”

  杨雪晴虽然才和温如丝接触不久,不过对她的感观却很是不错,一个年纪轻轻的女村长总是惹人好奇的,而且还听村民说过,这位女村长很能打,杨雪晴却是没有见过,平时杨雪晴和温如丝说话,温如丝总是淡淡的回话,也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被杨雪晴左右,但是杨雪晴就是觉得温如丝可以交往下去,可以成为闺密,杨雪晴在怀安市的地位不低,许多人都想和她交朋友,她能看上的却没几个,反而对她比较冷淡的温如丝却入了杨雪晴的眼,不得不说缘份有时候是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