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救下未婚夫



  那男人被影丢到了甲板之上,墨七月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容貌。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模样,一张俊脸面如冠玉,五官清晰明朗,柔和却不失阳刚,肌肤白皙莹润,眉如远山,鼻子高挺优美,眼睛紧闭,睫毛叛逆的上挑。一身白衣湿漉漉的狼狈不已,却不失高贵之气,给人一种让人疼爱的落难王子的模样。

  看清了此人的模样,以前墨七月的记忆竟然自动的涌现出来,这个人,她认识,而且与墨七月的关系不一般。

  不过,墨七月嘴角却挂着一抹冷笑。这个男人叫做风逸轩,罗亚王国四大家族之首的风家的少主,翩翩君子一枚,也是墨七月的未婚夫。

  按理说紫阳国是罗亚王国的七大附属国最末尾的一个,这么一个小小的国家的郡主和罗亚王国风家的少主,应该是门不当户不对。可就是因为墨七月的母妃救了风家的主母缘故,所以他们才从小定下了娃娃亲。

  在她的记忆之中,这个风家少主对于墨七月总是若即若离。在墨七月出事之后,也不闻不问,这个风家少主绝对是一个混蛋男人。

  小曦凑了上来打量着风逸轩,说道:“娘亲,这个叔叔长得不错呢?”

  风家少主,玉树临风,乃是罗亚王国十大美男排行榜上的第二,长相能差吗?

  不过这种知道未婚妻遭受了那样的事情而不闻不问的负心汉,就算长得再好,墨七月也不稀罕。

  就在墨七月准备一脚把人踹到了河中的时候,小曦急忙的拉着墨七月说道:“娘亲,既然已经救上来了,再踢下去,不就是做无用功了吗?”

  “娘亲可从不做亏本的生意啊!”

  墨七月忍了下来了,既然救了,总要讨点好处,做亏本生意真的不是她的作风。墨七月凶狠的按着风逸轩的腹部,用力下按,然后冷声道:“如果你想活命的话给我把这药吞下去。”

  墨七月掰开了他的嘴巴,把一颗药塞到了风逸轩的嘴巴之中,可是风逸轩牙关紧闭,墨七月再次用力的一按说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张嘴。”

  小曦怕怕的往后退,这个叔叔太倒霉了,以前娘亲没这么凶的,这个男人怎么得罪娘亲了,害的娘亲这个样子。

  半死不活的风逸轩好似听到了七月的话,然后张开了嘴巴,吞下了这颗药。墨七月松开他,然后拍了拍手,说道:“这下绝对死不了了。”

  “影,把他丢到杂房去。”

  “是,主子。”

  墨七月在离紫都最近的阳城,吩咐船靠岸了。墨七月好像想到了什么,拿出了一张字,然后拿着一个碳铅条随意的一写,丢了一张字条扔到了风逸轩身上,然后潇洒的离开。

  墨七月走后不久,风逸轩终于醒了过来,混沌的意识,慢慢回归。有人救了他,虽然不知道那个人的模样,那个清冷动听的声音却映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那是一个女子,光是听声音,就让他倾心不已了。

  转身一看,他便看到了身旁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船费一千两黄金,救人费用五千两黄金,送到‘太难吃’酒楼。”

  墨七月从不做亏本生意,再加上她和风逸轩恩怨颇深,当然要狠狠的敲上一笔。

  墨七月和小曦来到了丽城最好的客栈,‘夜难眠’客栈,把客栈给全部给包了下来,小曦板着脸说道:“娘亲,你实在太浪费了。”

  “人多了,好吵,娘亲我不能好好的休息。”墨七月打着哈欠往房间里走。

  “凭什么不让小爷住啊!”就在小曦要上楼的时候,突然间传来了一个放荡不羁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