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国上卷 第1章 楔子

想当年盛世荣光

  多少青年才彦

  绝世风华

  最终来

  竟都只是为了成全

  成全这君临天下

  成全这不二功勋

  成全我凤凰涅槃的传奇一场

  ——姜沉鱼

  一沉鱼

  东风呼啸,天色阴霾。

  昨夜冬雪犹残,最是森寒。从轿子的帘缝往外看,只觉一切都是阴阴的,森严壁垒间,经冬不凋的松柏显得格外黯淡。明廊在这样的日子里,也点起了灯,远远望去,红线连绵蜿蜒,仿佛没有尽头。

  两旁的朱墙青白石底座,金色琉璃瓦,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图案多为龙凤,虽然大气,但却失之灵秀。

  姜沉鱼想,她终归是不喜欢皇宫的。

  若当年,一旨下来,选的不是姐姐而是她,真不知该如何在这样的深宫内院里度过漫漫余生……也幸得是圆滑世故的姐姐,才能游刃有余,圣眷至隆。

  正想到这里,轿身忽地一停,前方传来一声音道:“轿中可是姜家姐姐?”

  她将轿帘挽起,便见一张笑靥卿卿,凑上前来:“啊哈!果然是姜家姐姐!你今天可是来看望姜贵人的?怎么事先都不知会我一声呢?要不是正巧在这儿碰上了,我还不知道你来了呢……”

  那少女语速极快,吐字如珠,大约十三四岁年纪,身形尚未长开,容貌平平,却有一股子天真烂漫的神态,显得好生娇憨。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妹昭鸾公主。

  姜沉鱼连忙出轿,俯身刚要叩拜,昭鸾已一把拉起她的手,笑道:“你我之间,何需多礼。可巧碰上,我便也同你一起去看看姜贵人吧。”

  她怎敢拒绝,但见公主身后只跟了两名宫女,并无辇车,心想自己的轿子恐怕也不能再坐了,便索性弃了轿随她而行。一路闲聊着过去,两旁宫人纷纷叩礼。

  “公主怎会来此?”

  “我刚见完太后,正想着去前殿看看皇兄呢,就碰上你了。对了,听说姐姐上个月及笄,可惜我未能前去观礼。我们已有半年未见,姐姐比我印象中还要美丽。”昭鸾说到这里,不禁感慨,“这世间,果然也只有你这个璧国第一美人,才配用‘沉鱼’这个名字了。”

  姜沉鱼顿时脸上一红,轻声道:“公主此言羞煞我了,别且不说,单是这宫中,薛皇后之高贵,姬贵嫔之华雅,都远为我所不及,更何况……还有那曦禾夫人,她才是四国公认的第一美人啊。”

  昭鸾脸上顿时显出厌恶之色,“哼”了一声道:“那个妖妃?你不提她倒好,提起来我就莫名烦躁,她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一日都不得安生。你可知我为何要去前殿看皇兄?就是因为她又兴风作浪了!”

  姜沉鱼微微一怔,尚在一头雾水时,昭鸾已拉着她走过玉华门,远远地指着景阳殿道:“喏,你看。”

  放目望去,透过汉玉雕刻的栏板望柱,只见一女子正跪在殿门外的台阶上。

  因天色的缘故,四周的景物都是那么的黯淡,泛着郁郁的青灰色,只有她,身披一袭白貂皮裘,在那样的景致间,白得刺眼,白得撩人,白得惊心动魄。

  虽然距离遥远,容貌模糊,但光凭那么一个气势夺人的身影,姜沉鱼已猜到那必是曦禾夫人无疑了。

  “她为何跪在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