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11章 意外之喜

“还是先救人把。”林山年纪最大,他先开口了。

  林山仔细查看了赵吊眼的伤势,“应该只是晕过去而已,性命无大碍。”

  众人松了口气,如果人死了,这罪可大了。

  阮骨挑了一桶水,一下子都浇在赵吊眼头上。

  “啊!”赵吊眼一下坐了起来。

  “你们你们,你们给我等着!”赵吊眼被水浇醒,看到陆冲恶狠狠的目光,心里发毛慌慌张张的跑了,临走还摔了一跤,边跑还边捂着屁股,看来范必须给他的一脚也不轻啊。

  陆冲并不后悔,如果对这样的小人还要卑躬屈膝才能学武功的话,他宁可不学。

  云弄居。

  赵吊眼求见师父弘云。他衣着褴褛,满是灰土。头上、脸上、衣服上全是湿答答的。鼻梁的血也没擦干,衣服上还有点血迹。

  “怎么搞成这样?”云弄居首座弘云看到赵吊眼这等模样,不由皱起眉头。

  “师父,您可要为弟子做主啊!”赵吊眼跪下,声泪聚下“弟子作为教习,只不过对新来的弟子稍微严格了一点,就被他们四个打了!”

  赵吊眼没好意思说被陆冲打,自己好歹也是炼气三级,被比自己小一岁,内力也比自己低的人打晕过去,这事传出去,还不丢死人?

  “还有这等事?太不像话了!”弘云非常生气,打教习这可是点松派从来没有过的事。

  “来呀,传林山、阮骨、范必须和陆冲来云弄见我!”弘云吩咐手下道。弘云虽然生气,但还不至于气过头,他还要听听那四人的说法。

  不一会,外面的守卫弟子来报“陆冲等四人正在门外等候!”

  “让他们进来!”弘云说道。

  陆冲四人进了云弄大厅。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林山,你说!”弘云语气很严厉。

  “是!”林山把事情的经过如此这般很详实的说了一遍,唯一没有说的是陆冲打赵吊眼的事。

  “那么赵吊眼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弘云厉声问道。

  林山只是低着头,没有答话。

  “你们呢,都不知道吗?”弘云目光又扫向阮骨、范必须、陆冲三人。

  陆冲欲上前承认是自己打的,但范必须却暗地里一把拖住了他。

  “很好,都不说话是吧,你们很有胆色嘛!“弘云气得发抖,不管怎么说新进弟子和教习斗殴这事实是错不了了,天大的丑闻啊,这都还是自己的弟子,自己身为点松的执法长老,这事传出去可要被全点松笑话。

  “你们五个随我去掌门那边请罪!”以下犯上,按门规必须逐出师门。要逐出弟子这等大事,必须要通过掌门。出了这么大的事,弘云不敢也不能包庇。

  点松派历史久远,距当年剑仙无风子创派至今已有两千年多年,创派之时,点松也是名门大派。但其后弟子资质不佳,没有杰出人物出现,所以日渐声衰,到现在掌门清玄继位,点松只能算是偏居一方的修真小派了。

  不过掌门清玄却励精图治,点松如今也开始渐有起色。点松四居在山腰,清玄的清风殿在山顶。

  清风殿上。

  一头华发的掌门清玄显得相当威严,不威而怒。

  “掌门!弟子弘云率门下五弟子拜见掌门”弘云行拜见礼,双手抱拳一拜到底。

  “这么晚了,所谓何事啊?”清玄大师问道。

  “赵吊眼,把你的经过和掌门说说。”弘云对赵吊眼说。

  赵吊眼把对弘云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当然他的话里把折腾陆冲四人的事尽量淡化。

  赵吊眼说完,弘云转过身。

  “林山,你也说说你们的经过。”弘云对林山说。

  林山也把刚才的话也重复了一遍。他的话里其他的都和事实一致,只是没说谁打了赵吊眼。

  掌门清玄听了他俩的话,心里大概也有了数。

  如果林山四人已经入门年余,这件事可大事化小,从轻发落,但四人才刚刚入门几天,就胆大包天对师兄动手,无视门规,必须从严处理。

  考虑清楚后,清玄神色一凛,对弘云说:“那就按门规处理四人。”

  听到这里赵吊眼心里乐开花,一下就把四人全踢出了门派,这口气总算出了。

  弘云也明白掌门意思,口中当即宣读门规,“点松门规第十条……”

  “等等!”陆冲打断了弘云的宣读。

  “打赵吊眼乃弟子一人所为!”陆冲把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包括如何暴打赵吊眼。

  掌门清玄听完,不由重新上下打量陆冲一遍,想不到看似普通的陆冲竟然有这么大的胆量,四人打赵吊眼还说的过去,人多胆大。现在竟然是他一人所为,而且陆冲还只是炼气二级!

  先天真气!难怪,清玄看出了陆冲的不凡,心里有了些爱才之意。

  “弟子也有份,弟子也踢了他一脚!”范必须很有义气,上前跪下请罪,要与陆冲共进退。

  赵吊眼恶狠狠的盯住范必须,菊花仍在刺痛。

  “弟子可真没有参与啊,掌门明鉴啊!”阮骨有点怕了,极力撇清于此事的干系。

  “此事与旁人无关,完全乃弟子一人所为,要罚就只罚我吧!”陆冲不愿连累了刚认识的师兄弟。

  “不错,就是他打了赵吊眼,我看见了,哈哈!”一个顽皮的声音突然从大厅外传了进来。

  “师弟,你怎么来了?”清玄有点惊讶,不需通传能直接进来的就只有这个师弟清顽。

  说起这个宝贝师弟,清玄也不由要让三分。清顽可是上代掌门的亲生儿子,上代掌门晚年得子,对他甚为溺爱,门派上下也对他格外照顾,从小这个师弟就知道玩,一直到现在四十多岁还喜欢玩,简直就是个老顽童,根本无心门派之事,还把掌门之位禅让给自己。平时根本不问事的他,今天怎么来了?

  “既然师叔亲眼所见,那事实就清楚了,按照门规……”弘云继续道。

  “不过我也见到赵吊眼先打了他们四个哦,我看此事可以定义为门内切磋!”清顽笑嘻嘻的说。

  “这个……”弘云不知道怎么说了,这个差别可太大了,同门切磋可是允许的,那就什么事都没了,谈不上处罚谁。

  清风殿上一下安静了下来,情况也变得太快了。

  “我看就这样把,既然是切磋,这个事就这么算了把!”清玄原本就有了爱才之心,况且清顽从不问事,此事既然他开了口,清玄也不好回了师弟的面子。师弟虽然爱玩,但天资卓越,虽然平时他从不显露,但清玄知道这个师弟的功力比起自己只高不低。

  眼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赵吊眼不甘心了,就这么算了?那我不是白挨打了啊。

  “弟子有话想说,经过此事,弟子实在无法于陆师弟和平共处,还希望师父能替弟子做主,弟子也不希望以后再出现事端让掌门和师父烦心。”赵吊眼双手抱拳向弘云请求。

  赵吊眼的意思弘云很明白,简单点说就是他赵吊眼与陆冲势不两立,不希望和陆冲还呆一起。弘云内心多少还是偏向赵吊眼的,毕竟是山内弟子算是正式弟子,潜力前途都不是山外弟子可比的,就像老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一样,弘云还是站在赵吊眼一边的。

  “掌门,我看不如把陆冲转到其他三居把”弘云向掌门建议。

  “这个嘛……”清玄犹豫了,如果弘云不接受陆冲为弟子的话,恐怕其他三居也不会接受,毕竟弘云在二代弟子中威信甚高,自己也有意培养弘云为点松下代接班人,这事有点棘手啊。

  赵吊眼有点小得意,看来师父还是站他这一边的,这下陆冲将无人可教,让他知难而退,最后也不得不退出点松啊。

  “这个好办啊,就做我徒弟吧!”清顽有意无意的插了这么一句。

  “什么!”大家的目光一起看向清顽。

  清玄、弘云觉得不可思议,出了名的老顽童居然有心思带徒弟了?从来没有过呀,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啊,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赵吊眼这个悔啊,没想到阴差阳错,没弄走陆冲,反而太师叔要收陆冲,这下陆冲不成了自己的师叔了,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其他三人则是羡慕不已,想不到陆冲如此好运,特别是范必须非常高兴,想想让赵吊眼没奸计得逞,吃了这么一个憋,晚上还得弄几个开花馒头庆祝一下,必须的。

  “师弟想带徒弟也不是不行,不过这个辈分问题?”清玄考虑的还是蛮周全的,刚入门的弟子一下成了三代弟子们的师叔,放谁心里也不愿意啊,作为掌门还是要照顾到每个人的想法的。

  “这个我可管不了,反正我就收他做徒弟,其他事你们看着办!”清顽大大咧咧道。

  “陆冲你可愿意拜清顽太师叔为师?”掌门清玄转过身来征求陆冲的意见。

  “弟子非常愿意!”陆冲当然求之不得,毕竟他还是想在点松学到东西的,修真路有好师父指教自然会顺畅很多。

  “那这样把,虽然清顽收你为徒,但你刚入门一下进入二代弟子行列,确实有些不合适,这样把陆冲你就坐三代弟子之首,以后赵吊眼他们都要尊你为大师兄!”清玄吩咐赵吊眼等三代弟子。

  “是,掌门!”众人回应。

  既然掌门开口下了结论,弘云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说这个结果大家还都能勉强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