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12章 挑选师父

人都散了,清顽带陆冲来到了自己的居所。他仔细打量着陆冲,掌门能看出陆冲有先天真气,功力更胜一筹的清顽自然也能看出。清顽倒是很喜欢陆冲的胆大妄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极其讨厌条条框框的老顽童,所以陆冲很对他的胃口。而且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看到陆冲让他觉得与自己有种莫名的熟悉,这个感觉说不上来,一种很强烈的亲近感,从来没有过的。

  让侍从带着陆冲去后面厢房安顿下起居。

  老顽童清顽头疼了起来,他可不是那种认真教徒弟的人,他自己玩还来不及呢,哪有空教徒弟,于是清顽便想请人代劳。

  “把弘金、弘木、弘水、弘火、弘土都叫来!”清顽吩咐居所的侍从。

  “等等,把弘经长老也请来”清顽补充了一句。

  清顽童心又起,他想考验下陆冲。

  不一会儿,侍从恭恭敬敬进来禀报“太师父,他们都到了,在门外候着呢。”

  “恩,让他们都进来把”清顽吩咐道。

  “见过师叔!”弘金、弘木、弘水、弘火、弘土、弘经一字排开,拱手施礼。

  “都免礼把,这次请各位师侄来,还是有事相烦。贫道今日收了一徒弟,你们知道的,以我的性格是不可能一板一眼按部就班教的,所以还请各位师侄能给个面子,帮我代为指导一下。”清顽微微笑道。

  “这个……”众人先是有点诧异,想不到师叔也会收徒弟。师叔在点松的地位说起来比掌门还要高,毕竟他是上代掌门的亲儿子,功力也是现在门派里最高的。

  “是让我们一起教他吗?”弘经在一旁开了口。

  说起来弘火、弘水、弘风、弘土乃是二代弟子中各系战技的佼佼者。而弘经功力虽是众人里最低的,但地位却相当之高,别人都是道长级,他可是长老级。这是因为他对各系战技了解都非常深刻,是战技理论大师,所以点苍各种战技秘籍都有他来掌管,都放在他的藏经阁中。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还有一项特殊技能,也正因为此技能让他成了点松里特殊的存在,除了掌门和清顽,别的人那是休想指挥得动他。

  “哪能那么劳烦大家,让他来选,选中谁谁就教他,怎么样?”清顽这话其实是对弘经说的,说实话如果直接让弘经来教陆冲,他也不能肯定弘经会同意。弘经可是二代弟子中最长的那一辈,比自己还大十多岁呢,谁叫自己老爹晚年才生下自己呢。

  “我等遵从师叔安排!”众人答应了下来。

  “让陆冲来大厅。”清顽吩咐侍从。

  片刻,陆冲被带到。

  “徒弟,这六位都是点松一等一的高手,你选一个做你师父把”清顽对陆冲说。

  “师父不亲自教我吗?”陆冲有点失落。

  “我教你,那可是误人子弟,点松谁不知道我是老顽童啊,你刚入门,重要的是把基础打牢,所以必须要手把手的教你,我可没空的也没那个耐心”清顽笑道。

  清顽说的是实情,陆冲想想也对,自己刚入门,最重要的是打好基础。基础打牢,以后才能更好的发展。

  陆冲一个个仔细的观察了他面前的六位师父,他们的外貌并无惊人之处,但陆冲体内的先天真气能感应到他们的真气似乎各不相同。

  “能一起选嘛?”陆冲有点小贪心。

  众人会心一笑,似乎早就知道陆冲有此一问。

  “各位师父都很忙的,有一个带你就不错了,而且各系战技大不相同,这可不是吃菜,精通一个才进步得快!”清顽还有一句没说,精通各系战技才强。

  精通一项固然进步快,但毕竟太过单一,容易被人克制,五行中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只有兼收各系战技才能做到真正的强大。点松的各居首座无不是精通各系战技,即使他们单一的战技比不上眼前这五人。

  清顽没有说,就是想考验下陆冲,虽然选哪个师父都不错,但他更希望陆冲能选弘经。

  “各位师父能不能让弟子欣赏一下各位的战技呀”陆冲还是很聪明的,光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有出手才能相互比较,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呀。

  “你小子还挺精的呀!”老顽童完全没意见,他最喜欢折腾。

  “那就都来练功密室把!”

  清顽带队,众人来到了练功密室。练功密室设置在地下,四周是活动墙壁,由特殊材质制成,坚固异常,专供门下弟子测试功力所用。

  “我先来把。”弘金首先自告奋勇。弘金道长浓眉大眼,国字脸,看上去甚为稳健。

  “修真战技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按照实力高低等级分为白金、黄金、白银、青铜四级,每级还有上中下三阶,现在我演示的就是白银级下阶战技金刚拳。”因为陆冲刚入门,所以弘金讲解的比较细。

  只见弘金双拳交错,一攻一守,打到急处如同风火轮一般,这正是金系战技最大的特点攻守兼备。一套金刚拳下来,坚固的墙壁竟是坑坑洼洼,看得出弘金对这套战技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厉害,真厉害!”陆冲看的是心花怒放,这可比他先前学的罗汉拳强得不止十倍,不由上前模仿了一下。

  你还别说,模仿的还真有几分相似。众人看了暗暗惊叹,这小子悟性不错啊,看一遍就能有这么四五分神似,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能体会到金刚拳攻守兼备的精髓,真可不简单啊。

  众人不由对陆冲刮目相看,一改之前怕麻烦的心态,变为乐意收陆冲为徒。

  “献丑了献丑了!”陆冲没想到因为上前模仿了一下众人对他居然有了改观,一套拳打完墙壁完全没有任何痕迹,他吐了吐舌头,看来自己和弘金道长的差距还远的很呢。

  “下面轮到我了。”弘木出列,弘木道长比较消瘦,陆冲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演示的是青铜级上阶战技,影步。木系战技以速度著称,陆冲你可要看仔细了。”弘木招呼道。

  弘木并没有出拳,而是慢慢地在密室踱起步来,然后一步快似一步绕起圈来,渐渐的弘木的身体似乎分开了,不对是出现无数的弘木,他们一个贴一个,围成圈子,陆冲根本没办法分辨谁是真身谁是残影。

  “好,好啊”陆冲兴奋的叫起来,这真是太帅了。要是用在实战上,简直就是以多打少,赢定了。

  “青铜级上阶战技水绵掌,献丑了!”弘水个子不高但灵活异常,水绵掌本来先是很慢,之后竟越打越快,更有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之势。陆冲眼里的水绵掌如同海浪拍岸,一浪高过一浪,首尾相连排山倒海。

  此次来的道长,都是点松各系战技的领军人物,伸手自然不凡,陆冲看得眼花缭乱,这也想学那也想学。

  “该我了,青铜级上阶战技烈火长拳!”说话的是弘火道长。弘火道长面色红润,气色看上去特别好。

  火系战技不亏为五行中力道最大的战技,爆发力极强,烈火长拳施展开来如烈火一般,有漫山遍野燎原之势,这是一套全攻击打法的战技,热血沸腾气势惊人。练功密室的墙壁很快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拳印,虽然弘火的战技比弘金低一点,但威力似乎和金刚拳差不多,拳坑看起来差不多深。

  “我演示的是青铜级上阶战技大地印!”弘土道长也上场了。不过他没有动,只是闭着眼睛站着。

  陆冲正在疑惑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似乎不能动了,而且体内真气似乎消耗的非常快。

  “土系战技的特点就在于消耗对方真气,减慢对方速度,防御性极强,以你的功力,现在应该是不能动弹了把!”弘土说得非常自信。

  “恩,太厉害了”金木水火土,每一系都各有特点。

  陆冲目光落在最后一位道长弘经身上,弘经长老年纪在六人之中是最大的。但他似乎没有演示的欲望。

  “五位师弟的功力都在我之上,都是筑基七级,贫道功力低微才筑基四级,就不献丑了。”弘经摇摇手道。

  修真界炼气级上面更高一层就是筑基级,再高就是金丹级那只有掌门还有清顽才能达到的境界了,二代弟子还没有谁能达到,最高的弘云首座也才筑基九级。

  陆冲听完一愣。

  “那道长总有其他什么绝招把”陆冲有点不甘心。

  “我没有特别的战技,他们都比我强”弘经淡然道。

  “那我就拜你为师了!”陆冲痛快的回答道。

  “为什么?!”众人没想到陆冲竟然直接就选了没有任何演示的弘经长老。

  “我的战技等级最高,为什么不选我呢?”弘金也疑惑不解,不由发问。

  “其实这很简单啊,你们在演示的时候,其他人都很注意看,唯独清顽长老和弘经师父并没有太在意,这就说明你们会的,他们也都会啊,只有对于自己不会的东西,人才会好奇在意的去认真看呀!”陆冲回答的非常明白。

  “不过刚才清顽师叔不也说了,学的杂进步慢吗?”弘金又追问了一句。

  “这个,我有自己的想法,你看就比如烈火长拳再加上大地印,对方不就只有挨打的分吗?所以我还是觉得如果能够多学一点就会更强!”陆冲回答道。

  “好,非常好!”清顽长老拍手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观察力,而且还有自己的想法,不惟命是从,不读死书,实在难得啊。弘经师侄,那以后陆冲就拜托你啦”

  “是,师叔!”弘经也对陆冲有了好感,就冲这悟性应该是可造之材。

  “不过贫道管理藏经阁,不能长时间离开,所以陆冲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到藏经阁来,我可以在藏经阁教你。”弘经对陆冲说。

  “好的,没问题!”陆冲很高兴,藏经阁什么地方,他自然明白,看来自己选的真没错,这下发达了,各系战技都能学到。

  “那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陆冲,你跟我来一下。”清顽很满意,陆冲通过了对他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