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02章 被骗入馆

第二天早晨。

  “小倩!”陆冲从噩梦中突然惊醒。

  看了看四周,灰蓬蓬的像是很久没有打扫过,很明显这里不是自己家。

  “醒了?”一个猥琐男推门进来,人虽猥琐但很精神,目光闪烁还带着一些说不清的市侩,活脱一个店小二形象。

  “学生陆冲,还未请教阁下?”陆冲起身施礼。

  “不敢当,在下胡不亏,土地武馆馆长。”胡不亏抱拳还礼。

  “原来是胡馆长,承蒙照顾,学生还有功课,要去……”初次见面陆冲就觉得这个胡馆长太猥琐,心里有点不踏实,心想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慢慢慢,我说陆老弟,坐坐坐,不急!”胡不亏倒是很自来熟,连忙拉住陆冲。

  毕竟是人家救了自己,陆冲不好意思回了胡馆长的面子,只好顺着他坐下。

  “我说陆老弟,昨天所谓何事晕到在地啊?”胡不亏边说边在一旁倒茶,明知故问道。

  “惭愧惭愧,学生昨天被人打了。”

  “被谁打了?”胡不亏递茶给陆冲

  “霸王武馆的王霸”陆冲接过茶。

  “为什么不揍回他?”胡不亏故作惊讶。

  “打不过,他功夫很厉害。”陆冲老老实实的说。

  “很厉害吗,在我眼里不过小角色而已,我们土地武馆可是成仙镇外……第一武馆!”胡不亏故意把这个“外”字说得很轻,把“第一”说的很重。

  成仙镇共有八个武馆,镇内七个,王霸的霸王武馆最强。镇外就一个土地武馆,因在土地庙旁而得名。

  “还请胡馆长替学生报仇,替成仙镇伸张正义。”陆冲听胡不亏这么一说,似乎找到了希望。

  “懦夫!”胡不亏一下把茶杯噔在了桌子上。

  “是男人吗,自己仇不想自己报吗?”胡不亏义正词严道。

  “可是学生只是一个秀才,从来也没和人动过手,想报仇也没能力啊”陆冲叫屈道。

  “没武功,可以学啊。”胡不亏嘴角微翘,绕来绕去终于说到了重点。

  “来得及吗?王霸那么强。”陆冲心里也是一团火,有机会他也想报仇。

  “本来是来不及,不过现在有个天大的机会,只要一个月,我包你把王霸打得四脚朝天”胡不亏故作神秘道。

  “什么机会?”陆冲迫切的问道。

  “还有一个月就是武馆大赛,第一名可是有被选去做点松派弟子的机会,你应该听说过吧。”胡不亏循循善诱。

  “好像是听过有这么一说。”陆冲也听过这些,但作为读书人他并不关心这些,所以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那就是了,你想啊,点松派里都可是修真的神仙,成了仙人你打一百个王霸也没问题啊。”胡不亏似乎看到鱼在上钩。

  “可是?……”陆冲总觉得有点问题。

  “难道你不相信胡大哥,放心!教你我不收学费,就是看不惯王霸,想帮你。”胡不亏一脸正义。

  “但是?……”陆冲还是有疑虑。

  “我们人的生活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像草一样活着,你尽管活着,每年还在成长,但你毕竟是一棵草,你吸收雨露阳光,但是长不大,人们可以踩过你,但是人们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让他产生痛苦,人们不会因为你被踩了,而来怜悯你,因为人们本身就没有看到你……”

  胡不亏顿了顿,然后清了清嗓子接着说。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像树一样成长,即使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是,但是只要你有树的种子,即使被人踩到泥土里,你依然能够吸收泥土的养分,自己成长起来,当你长成参天大树以后,遥远的地方,人们就能看到你,走进你,你能给人一片绿色,活着是美丽的风景,死了依然是栋梁之材,活着死了都有用,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做人和成长的标准!”

  “做草还是做树?”胡不亏一把拉过陆冲手臂。

  “树!”陆冲血脉贲张。不错就因为自己的无能,眼睁睁看着小倩被欺负,这样的情景深深刺激着陆冲,耻辱啊,一个男人保护不了身边的弱女子,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要变强,我一定要变强,决不能被人轻易踩在脚底!

  “还想被人随便欺负吗?”

  “绝不!”陆冲斩钉截铁。

  “名帖拿来,为师给你报名去!”胡不亏一伸手。

  “谢师父!”陆冲把名帖给了胡不亏。

  “把武馆打扫下,回头师父教你武功!”胡不亏说完转过身来,一脸窃喜,鱼上钩了。

  土地武馆本来就是个三流武馆,或许连三流都算不上,根本不入流。教功夫的师父水平也差,所以基本没什么人来学功夫。看这名字也差劲,土地武馆乍一听还以为是“徒弟”武馆,还没学武就矮别人一截了,放谁都不想来呀!

  教功夫的师父一直找不到徒弟,也就放弃了这里,去别处发展了。胡不亏本来只是这里的打杂,不过以前做过多年的店小二,为人很是机灵,见此情形不花一分钱盘下了这里,摇身一变成了土地武馆的大当家,虽然只是个光杆司令。

  成仙镇每三年要比一次武,八个武馆各出一名,两两对决淘汰赛,第一名可以被点松派选入,成为记名弟子。

  点松派可是方圆几百里最大的修真门派,在普通人眼里那边的人都是神仙。

  胡不亏也着急啊,眼看比武日近,如果没人报名,武馆就要被除名,他好不容易从伙计变成老板,屁股还没坐热,老板瘾还没过完呢。于是四处忽悠人去武馆,这不,终于忽悠到了一个徒弟,陆冲。

  去成仙镇报名的路上。

  “光报名不行啊,一定要赢一场啊,不然还是没银子,开武馆还不是为了赚钱吗”胡不亏一边走一边绞尽脑汁想。

  “哇呀呀,哇呀呀,拿命来!”路边有个戏台子,那个时候没什么娱乐活动,有个戏班子来唱戏,下面早已经是人头攒动,围了个水泄不通。

  台子上正演着关公杀颜良文丑的戏。配合着乐器,那红脸的关公走起路来有板有眼,看上去甚是彪悍,挥动着手里的大刀,更显得杀气腾腾,看来这戏班子还是有点实力的。

  看着看着,胡不亏突然灵机一动,眼睛一亮,“有了!”

  ※※※

  胡不亏兴冲冲地来到了比武报名处。

  “我说谁呢,原来是胡大当家的”负责报名登记的伙计语带嘲讽。“您终于来报名啦,八家就差你一家啦。”成仙镇就有这么点大,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胡不亏是怎么回事,所以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我这不是等我一亲戚来嘛,现在他来了我才好来报名啊”胡不亏老脸皮厚,完全不在意对方的嘲讽。

  “哦,什么亲戚?”伙计听他这么一说,来了好奇。

  “我跟你说,你可别对人说啊”胡不亏故作神秘道。

  “那是!我跟你谁跟谁啊。”伙计求知心切,耳朵也凑了过来。

  “我一远方亲戚,功夫高着呢,就那个霸王武馆的王霸估计也不是我这个亲戚对手。”胡不亏一本正经道。

  “你就吹吧!”伙计当然不信。

  “我没这个底牌,我盘下武馆干什么?我跟你关系不错,才露个底给你,爱信不信!”胡不亏一脸不屑。

  “真的假的啊?”伙计似乎信了一半。人就这么回事,你好好跟他说,他不相信,但如果你摆出一副不甩他的样子,他反而会将信将疑。

  “你看,这个可是我刚买的赌注,赌我们土地武馆赢,看到没有,五两银子本金,我骗你?我跟自己钱过不去?少废话了,这名帖,陆冲,快登记!”胡不亏把名帖往桌子上一丢。

  五两银子倒不是一个小数,在成仙镇够一个中等人家吃一个月了。

  伙计被胡不亏唬的一愣一愣的,认认真真在土地武馆下面记下陆冲两个字。

  陆冲的名字成仙镇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毕竟大家以前都叫他的小名狗子。后来陆冲考上了秀才,大家自然改口叫他陆秀才,陆冲是后来学院的教书先生起的,只在学院这么叫,所以外面知道的人并没几个。

  “胡馆长,给,这个是您的比赛日程对手簿”人都是势利的,胡不亏露了下“底牌”,伙计态度上也恭敬了许多。

  “谢了,别和别人说啊!”胡不亏接过表格还特地关照了一下。而后转过身来,潇洒地挥了挥手中的赌票,显得特有自信。

  刚走了没多久。

  负责登记的伙计就和前来侃大山的好友张三说了这个神秘而强大的陆冲。

  “我就告诉你,别和别人说啊……”张三又告诉了卖菜的李四。

  “我当你兄弟才告诉你的哦,别和别人讲啊……”李四又告诉了衙门里当差的王二。

  “我有个秘密……”

  “别告诉别人哦……”

  ……

  “那个陆冲一脚踢死一头牛……”

  “陆冲,我知道,山上的仙人,来我们镇手痒,来玩玩的,别和别人讲哦……”

  陆冲一夜成名,神秘而强大,且不可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