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006章 报仇雪恨

土地武馆。

  陆冲匆匆的把有血迹的衣服换下,弄了身干净的衣服。

  “银子!”陆冲向胡不亏伸手。

  “我的财神爷,这是你的十五两银子”胡不亏先前帮陆冲买了一两银子的赌注。

  陆冲接过银子,立刻出门。

  “财神爷你这是去哪呀?”胡不亏还沉浸在喜悦当中。

  陆冲没回话,径直走了,看上去很是着急。

  胡不亏连忙好奇地跟着。陆冲现在可是他的摇钱树,不能有任何闪失!

  “红袖招!这小子不是有了点钱就去吃花酒把”胡不亏一直跟着陆冲,陆冲居然径直进了红袖招的大门。

  “小倩在哪?小倩在哪?”陆冲一头冲进红袖招,逢人就问。

  所有被问的姑娘都神色黯然,谁都没开口答话。

  “小倩,我是陆冲,我给你还钱来了!”陆冲着急的吼叫,脖子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这不是陆秀才吗?这边说话,里面说话”红袖招的老鸨赵妈妈连忙拉住陆冲的袖子。

  赵妈妈拉着陆冲进了一间厢房。

  “陆秀才,你来晚啦,小倩姑娘,七八天前就上吊自尽啦!”

  “什么?”陆冲仿佛五雷轰顶,一下目瞪口呆。

  “那天霸王武馆的王霸把她拖到房间里强奸了,还把她仅有的五两银子抢走。第二天她妈妈的死讯传来,小倩姑娘一个想不通,就上吊自杀了,可怜的小倩姑娘啊”赵妈妈边说边用袖子擦眼泪。

  “王霸!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陆冲暴走了,双手几乎要捏出血来。

  后面赶来的胡不亏一把拉住他,“等一下,等一下,你最后决赛的对手就是王霸,不急不急。”

  “赵妈妈,小倩姑娘可有什么遗言或者遗物?”胡不亏赶忙转换话题。

  “遗言没有,遗物倒是有一个,是个香囊。”赵妈妈递过来一个香囊。

  陆冲接过香囊,是红色的,上面绣了好几对鸳鸯,正面用金丝线绣了一个“陆”字。

  陆冲再也忍不住,脸埋在香囊上大哭了起来。

  “小倩姑娘真命苦,死后他的赌鬼继父都不肯来安葬。姐妹们凑了些份子,把她葬在成仙镇的北面小山上。”赵妈妈也不由落泪。

  成仙镇外,小倩的坟前。

  陆冲买了水果,香烛,纸钱供于坟前。

  他神色黯然,跪坐一边。

  “陆秀才,我不是人,其实我不会武功,我骗了你,我只是一个打杂的。”胡不亏见陆冲如此重情重义,不由自惭形秽,对陆冲说出实情。

  “胡师父,别这么说,其实我练到炼气一级的时候就知道你不会武功,但我不怪你,没有你,我还是一个只能被人践踏的草,是你唤起了我的信心,谢谢你胡师父。”陆冲缓缓道。

  陆冲心里并不计较胡不亏忽悠了他,如果不是胡不亏,他还是一个书生,又怎么有机缘进入修真的世界呢?

  “可是……”胡不亏还想道歉。

  “不要说了,你先走吧,让我独自和小倩呆一会,我还有话要和小倩说。”陆冲打断了胡不亏。

  “好的,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胡不亏放下手中的纸钱,起身离开了。

  “小倩,你知道嘛,我忘记不了你对我的笑,我无父无母,爷爷死后,我就再没了亲人。不知不觉我就把你当成了亲人,我只是个穷秀才,从你的笑中我看的出,你对我的尊重,对我垂青。我只恨,只恨自己当时好没用,没能保护好呢,我对不起你!小倩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如果我死了,我会让胡师父把我们葬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陆冲抚摸着香囊,泪水在眼里打转。

  随后的几天,陆冲一直在小倩坟前练功。

  “武功招式是没有了,只有加强真气心法的练习”陆冲心里计划着。

  松溪心法只是一门入门心法,陆冲翻来覆去,并没有其他的新花样。

  既然没有新的花样,就把之前所学,不断进行温习。

  对小倩的爱和对王霸的恨,让陆冲拼命练习,吸气,引气,入丹田,小周天。六天里,陆冲不眠不休,身旁的白雾逐渐浓厚起来,吸入的气流也粗了一点,不知不觉,陆冲已经到了炼气第二层,要知道炼气第二层,朱白可是用了十年,而陆冲仅仅只用了一个星期。

  武馆大赛决胜日。

  “温故知新,成仙镇武馆大赛最终战”顾大嗓子嗓音有点颤,甚至有点害怕,今天比赛的气氛有点不同,双方都杀气腾腾,空气里似乎都能爆出火花来。

  王霸依旧用他惯用的武器,两只八棱大锤,一身红色的丝绸服,最不伦不类的是,他竟将袖子剪掉,以此显露他粗壮双臂,硕大的肱二头肌上纹着一条青色的龙。龙头向外,霸气外泄啊!

  而陆冲则是一身素服,成仙镇传统的戴孝服,左臂上系着一块黑布,右手捧着小倩的灵牌,一把大剑横跨腰间。

  比赛还没开始,台下就议论开来了。

  “老的,今天你看好哪一个啊”

  “小的,你呢?”

  “陆冲啊,看他那个架势,信心十足啊”

  “我看还是王霸赢面大哦,炼气三级,近三年没遇到过对手哦”

  ……

  台下议论让王霸十分烦躁,从来都是他吃定了别人,今天居然还有人不看好他。特别是陆冲捧的那个灵牌,让他格外不舒服。王霸杀气腾腾地盯着陆冲,恨不能立刻把他撕碎。

  “被打下比武台,或被击倒后无法站起就算输,刀枪无眼,生死由命!”顾大嗓子照例宣布比赛规则。

  “想不到是你这个秀才,学了点三脚猫功夫就敢来上台,你是找死!”王霸根本看不起陆冲,一个月前他一脚就曾经把陆冲踹晕过去。

  “是吗?今天我要替小倩讨回公道,你去死吧!”陆冲已经准备以命搏命,杀了王霸替小倩报仇。

  王霸也是有备而来,知道陆冲就那三招,所以他并不躲闪,而是用锤格挡,双方是以硬对硬,真气对真气。

  大剑对双锤,重武器间的对话。

  每一次撞击都是惊天动地,火花四起。

  “好看!”台下一片欢呼,硬碰硬的打法让人兴奋的说不出话来,纯爷们的打法,爽!

  “妈的,居然到了炼气二级,我太小看他了”王霸很不好受,虽然他是炼气三级,但这样的硬碰硬,也让他血气翻腾。

  王霸很不好受,陆冲就更难受了,实力的差距在那边,硬碰硬对弱的一方更为不利。

  “陆冲危险了!”宋老捕头眉头一皱,看出了端倪。

  果然,陆冲的力道越来越弱。

  “小子,让你尝尝我王爷的厉害,我王霸绝对是成仙镇第一!”王霸的双锤又和陆冲的大剑砸在了一起。

  陆冲抵挡不住,一下摔到在地。可他没有放弃,很快站起。

  “嘭!”陆冲再一次摔到在地,他还是挣扎着站起。

  第三次被击倒。

  台下已经有了阵阵窃笑,王霸手一抬,陆冲就被击倒,已经有人在笑陆冲的不自量力了。

  此时此景,胡不亏是暗自流泪。

  “如果我死了,把我和小倩葬在一起!”这是陆冲上台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四次.

  第五次.

  ……

  第十五次。

  陆冲一次次的被打倒,但一次次的站起,虎口已经震裂,鲜血沾满了剑柄。嘴角也是鲜血直流,很明显,内伤已经非常严重了。

  但台下已经无人嬉笑,每个人都被陆冲顽强的信念感动。

  “陆冲加油!”

  “陆秀才反击啊,打死那个混蛋!”

  台下的人大多吃过王霸的苦,王霸在成仙镇嚣张得太久了,坏事做的太绝,树敌太多了。

  王霸此时也手有些抖,每次他都用尽全力,但陆冲始终都能站起,王霸双臂已经有些脱力了。

  而且他还感到陆冲的真气似乎有点怪异,看上去是炼气二级没错,但实际效果却只比自己差一点,要知道自己可是达到了炼气三级的顶峰啊。

  正是因为如此,王霸每次只能击倒陆冲,却无法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第十六次,王霸不再准备等待陆冲站起,他准备违反规则,就地击杀陆冲。

  “嘿嘿,那妞是你的相好把,滋味不错哦,还是个雏,你现在就去陪她吧。”王霸上前准备给陆冲最后一击。

  陆冲危机!现在已经到了生死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