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银时月(一)

那人却依旧不依不饶,姜雪羽在心中焦急,正在她仓皇无措之时,那人忽然痛呼了一声,双腿发软直接跪在地上,紧接着又翻了个跟头,重重地摔了出去。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地打量着周围,见鬼一样匆忙跑开了,姜雪羽也愣在当场,不仅是这个人,连她也觉得是见鬼了,她转过身四处搜寻,果然在树下见到一人缓缓现出身形。

  那人身着雪色的衣袍,容貌精致俊雅,额间还描绘着一枚银色的狐尾花,颀长的身姿伫立在翩然的落英中间,像是刚从画里走出来的仙人,令人感到如沐春风的清华,他并着手指,注视那人远去之后,才收起了手,负在背后掩在广袖之中,云淡风轻地看向了她。

  姜雪羽愣了许久,才怔怔地问:“你……你是仙人么?”

  树下的那人淡淡地笑了,顷刻间带起和风一片,他的声音温浅,缓缓开口道:“若我说不是呢?”

  他依旧伫立在树下,白玉雕琢的面容间沉俊而优雅,午后金色的光辉穿过枝叶,在他的衣袍上留下了斑驳的光影,整个人显得唯美而纯净,庭院里温暖的微风拂动,摇落了一树的繁花,他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子,似乎在等候她的回答。

  姜雪羽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显然是受到了惊吓,对她而言,神魔鬼怪只存在于书本和戏文之中,眼前这位并非人类,也不是仙人,也便是……

  银时月见到她这样的反应,淡然的眉目中流露出些许不明的悲伤,他的唇角勾起一丝苦笑,黯然转身准备离开。

  “请等一下……”姜雪羽回过神来,她上前追了几步,声音里勉强克制着惊慌:“我……我并不怕你。”

  银时月的身子一顿,他侧首看向了姜雪羽,又慢慢地垂下了头,面容间带着些许羞涩,温言开口道:“我从创生之日起便是邪魔,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但是我从未伤害过人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的。”

  姜雪羽轻着声音道:“你刚才救了我,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好心的邪魔。”她向银时月走近了一步,试探地问道,“你……一直都在这里么?”

  银时月点了点头,他抬眸看向了那株古老的杏树:“从这棵树木还很小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的。”他顿了一下,又看向了姜雪羽,轻柔的声音又低下去许多,“我知道这里是你的地方,我待在这里只是为了疗伤,你若是不喜,我可以离开。”

  姜雪羽闻言问道:“你……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么?”

  银时月的神情一滞,他垂下了眼帘,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姜雪羽沉默了片刻,又微微地笑了:“既然如此,那就留在这里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别的什么人,只是不要被其他人发现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银时月怔了一下,他望着不远处的姜雪羽,只见她的笑容恬静而温柔,一袭雪白的衣物上拢着清雅,看上去像是纤尘不染的雪莲花,片刻之后,他慢慢地露出了笑容,静静地道:“你放心,等到我的伤好之后,就会自行离去,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他的周围升起了点点晶莹的蓝光,雪白的衣袍上也泛着淡淡的月华,颀长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树下,姜雪羽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温暖的春风乍起,撩起了她的长发漫天飞舞,皎白的花瓣簌簌坠落,像是在瞬间下了一场杏花雨。

  她怔怔地望着银时月刚才站立的地方,耳畔还回荡着他淡薄悠远的声音,然而那树下,却早已不见了银时月的身影,唯有片片飞花似雪,蓝色的光点游走在半空中,沉静唯美,轻灵寂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