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银时月(四)

绰瑶公主的伤并没有大碍,那日不过是下马时,没有站稳险些摔倒,不小心崴到了脚,几日不能下床走动罢了。虽说是小伤,但是宫里的人却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原因是绰瑶公主闷在寝殿觉得无聊,非要闹着出去玩,大王当然不许,便令宫人们想尽了法子哄公主欢心,好让她暂时忘记外面的热闹,安心留在宫中养伤,不过她这么一伤,可把大王吓得不轻,各种珍稀药材滋养着,连专门给他看病的姜雪羽,都被指派到公主的宫中。

  这天,姜雪羽站在大殿之中,等待着为绰瑶看伤,忽听身后传来喊声:“公主……”

  认出这人的声音,她面露欣喜,连忙抬首看去时,却见秦铮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向了公主的内殿,姜雪羽有些愣神,隐约之中又听到了秦铮的声音:“微臣取来了好玩的物什,公主可不许再闹着出去玩了。”

  绰瑶咯咯地轻笑声响了起来,像是悦耳的银铃:“秦铮哥哥,你又带来什么好玩的了?”

  姜雪羽默默地站在殿中,目光透过轻纱薄屏,静默地注视着殿内的情景,此刻公主正靠在美人榻上练习投壶,笑靥如花,越发显得精灵可爱,而秦铮则陪在一旁,握着箭尾细心调整着她的姿势,眉梢间尽是宠溺和笑意。

  姜雪羽的神情有些恍惚,她怔怔地望着宫殿里的那个人,身旁好像有人接近,走到她身边试探地唤道:“雪羽大人……”

  姜雪羽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那个宫女,只见她的神色有些尴尬,低声说道:“大人,公主现在的兴致正好,恐怕一时间没有办法诊脉了,可否请大人再等一会儿?”

  姜雪羽点了点头,那宫女生怕打扰了公主的兴致,惹来公主的责罚,又怕得罪了姜雪羽,现在见她答应,心里自然高兴,连忙倾身施礼道:“那就多谢雪羽大人了。”

  身旁顷刻又没有了人,姜雪羽依旧站在大殿之中,她看向了屏风之后的情景,望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淡然的眉目显得孤冷而凄清。良久,殿内的欢笑声才终于停止,她恍惚听到秦铮讶异的声音:“雪羽,你什么时候来的?”

  姜雪羽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望着秦铮的目光有些茫然,片刻之后,微微笑了:“刚来不久。”

  秦铮也跟着笑了,他向她走近了几步:“你是来为公主请脉的吧,公主就在里面,我带你进去。”

  姜雪羽轻轻嗯了一声,迈步跟着他走,由于刚才站了许久,只觉得双腿酸软麻木,她望着秦铮的背影有些茫然,渐渐地,她感到有些东西似乎正在远去,再也、再也抓不住了。

  (最后几个字,实在凑不出来了,就说几句废话吧,有没有感觉银时月很帅啊,教你们一个召唤帅哥的法诀哈,来跟我一起念,苏诀最帅,苏诀最帅,苏诀最帅……不用客气,每天默念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