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明月居(二)

明月居的外面设着一层结界,不被允许的人是看不到,也是进不来的。

  云皎拎着满满的菜篮子,脚步依然很轻快,她偷偷摸进了一条小巷,见四周没有人在,连忙闪进了结界之中,薄薄的一层结界,看上去比前几日又坚固了许多,泛着晶莹的、淡紫的光辉,在身体没入的地方,瞬间就开出了一个口子,待人完全进入后,又立即地合上了缝隙。

  内部的景色错落别致,水榭楼台,假山清流,道路的两旁种着修竹和松树,还有几株瘦骨嶙峋的梅树在假山旁长着,看上去病恹恹地,与云初末一样要死不活。

  好在前几年她觉得太单调,还在庭院里栽了许多桃树,现下正值三月,桃花艳粉粉地开了满园,为明月居增添了不少的春色。

  途经碧莲池子,云皎顺手捞出了一条锦鲤,打算中午做成鱼汤给云初末补身子,抬首就远远看见一个人正躺在鱼池岸边的大石头上,左边放着饵料,右边插着钓竿,把书盖在脸上睡大觉。

  她迈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问:“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那人良久都没有回答,就在云皎差点以为他睡着的时候,才懒洋洋地答了一句:“累,出来晒太阳。”

  云皎不由撇了撇嘴,他是在房间里睡得累吧?这三年都缩在屋子里不肯出来,除了沐浴不用她伺候以外,连洗脸和吃饭都懒得动了。

  正腹诽着,忽听那人的语气一变:“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才厨房里的大白菜应该已经没有了,为何我又闻到了那种诡异的气息?”

  云皎诚恳点头:“你闻得没有错,是大白菜。”

  那人立即坐起身来,露出了阴柔精致、沉俊优美的脸,书本应着动作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掉进了水里,云初末扭头看向云皎,神色复杂:“你竟是这般想要把我折磨死么?”

  云皎顿时哭笑不得:“我们已经没有银子了,能吃上这个就很不错了。”

  其实他们从前是有很多积蓄的,够平常人家吃穿十辈子都用不完,可惜前两年某人太过要求生活质量,顿顿人参雪莲滋养着,导致银子像流水一样的花光了,粗粗算下来,到今日他们已经吃了三个月的大白菜了。

  见到云初末逐渐发白的脸,她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们今天还可以吃鱼。”

  云初末果然把视线转移到那条锦鲤上,良久之后,抬眸定定地看着她:“为什么我感觉这条鱼好像很眼熟?”

  云皎顿时心虚,别说这一条,池子里的鱼哪个不是被他钓上来无数次又扔下去的?她支支吾吾地回答:“鱼不都长这样么,能吃就行!”

  云初末轻哼了一声,又躺下来,翘着腿语气很蛮横:“不要!我要吃燕子楼的狮子头,与芙蓉铺的桂花糕!”

  云皎沉着气:“我们现在又没钱,你让我上哪儿给你买去!”

  云初末枕着双臂,悠然地望着天际织纱般的薄云,露出了自信满满的微笑:“谁说没钱了?我们的生意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