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明月居(五)

其实对于今天的来客,云皎尚且抱有一丝疑虑,银时月再怎么说也是远古洪荒时期的邪魔,怎会被人毁去形体,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更何况云初末的身体还未完全好,如果贸然施用法力的话,肯定会受到损伤,而且银时月的魂魄之力越强大,他受到的反噬之力也会越大。

  在云皎把自己的担忧说与云初末听得时候,对方一口女儿红喷了出来,连带着口水溅了她一脸,某人精致好看的眉眼里,顷刻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真是对不起,我忘了你坐在这里,哈哈哈哈。”

  云皎黑着脸往脑门上抹了一把,愤怒地起身离开,气颠颠地回自己的房间了,某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因为祸害遗千年,就算天地崩塌,峰峦被山风磨成灰末,他也会活得好好的!

  将近晚上的时候,她做好了饭菜端去云初末的房间,见他正站在书案旁作画,一笔一笔勾勒出大致的轮廓,看上去黑乎乎的一团,跟今日见到的银时月一点也不一样。

  她的唇角一扯,挫败地问:“你画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云初末看了她一眼,眸中泛着笑意:“怎么,不生气了?”

  云皎不乐意地嘟嘴,闷闷道:“我才没有生气。”如果真要生气的话,早就被气死了,还用等到现在?她顿了顿,“银时月再怎么说也是上古时期的邪魔,替他画骨重生,真的没问题么?”

  云初末气定神闲地勾勒着,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我是你师父,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日后说出去岂不是让你很丢脸?”

  云皎鄙夷地望着他:“云初末,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应该知道我早就不叫你师父了,而且这两件事情有关系么?”

  云初末妖娆地笑着,笔锋一收完成了画作,轻轻呼了一口气:“怎么没关系了?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咳,就算你我的师徒情份并不长,好歹也曾有过这么一段不是?”

  云皎沉默了下来,心知他又在故意扯开话题,偏过头不屑地哼了一声,不作辩解。

  书房里的灯火昏暗,墙壁上跳跃着闪烁的烛光,看上去温暖而祥和,她依稀想起从前还很小的时候,总爱站在云初末的旁边看他给人作画,转眼间,百年的时光已然流逝,他们的年龄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差别。那么,未来会如何呢?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保持着自己的青春不变,所以也不清楚这种情况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可是有一件事情,她是知道的,就算有一天她老了,死了,云初末还是会好好的活着,以这样年轻俊美的模样。

  “又在想什么呢?”脑袋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云皎下意识地抬头瞪了一眼,果然见云初末已经作完画,走过来吃饭了。

  她揉了揉被打的头,想了一会儿,问道:“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是不是也可以用描皮画骨的方法复活重生?”

  云初末的身子一顿,他沉默了片刻,偏过头看她:“若是这么清闲的话,你倒不如拿轮回石查一查银时月的命格。”